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知乎体】跨越千里的感情
答主:@Pyotr Leonidovich Kapitsa
首先谢邀。
大家完全可以相信我的回答,因为我是一名科学家而不是政治家。
1912年6月12日,在约飞教授的带领下我来到了英国卡文迪许实验室,我就是在那里认识卢瑟福先生的。
我想题主应该知道,在当时,卢瑟福先生领导下的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也成为了世界上实验放射性研究、原子物理学和原子核物理学研究的中心。
卢瑟福先生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一个严肃的人,好吧,后来和他深入接触后就发现他其实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他带领我们参观了实验室,不得不说,这里的实验设备比我们这里生产的好多了,而且技术水平和研究方向也非常先进。
我不禁想:为什么我就不能留在这里呢?
我很快就和约飞教授说了这个想法。约飞教授想了想,对我说:“我非常赞同你,我可不想让你的物理天赋被埋没。既然你想要留在这里,你就去和卢瑟福先生说吧。”
在约飞教授的建议下,我去询问卢瑟福先生我是否可以留在这里工作。
卢瑟福想了想,有些抱歉地说:“实验室已经过分拥挤,无法再接受您的申请了。”
我承认,我当时确实萌生了放弃的念头,但是我很高兴我当时没有放弃,我不想离开这里,用一堆有问题的装置去验证那些落后的理论,我也不想每天为了50克的面包而发愁如何填饱我的肚子,怎么样照顾我的妻子和孩子。
我想,正面申请很大可能会被再次拒绝,那为什么不换一个方式呢?
于是我就问了一个似乎不相干的问题:“在您的实验中误差通常是多少?”
卢瑟福先生回答说:“大约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
我马上指出:“卡文迪许现有大约30个研究人员,再多一个人也不会被注意到,因为这是在误差范围之内!”
我对他露出了我认为最友好的笑容。
“恭喜您,卡皮查先生,欢迎来到卡文迪许实验室。”卢瑟福先生沉思了一会,终于宣布了决定。
“非常感谢您,卢瑟福先生!”
一年后,当我和卢瑟福先生一起喝茶的时候,我再次问卢瑟福先生为什么接纳我。
卢瑟福先生爽朗地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同意,但我很高兴这样做了。”
就这样,我留在了卡文迪许实验室。我们的故事由此正式开始。
当时新来卡文迪许实验室工作的人,通常要在查德威克先生的指导下进行一两个月的工作实践,以熟悉各种有关的技能。
我只用了两个星期,查德威克先生就很满意地让我通过了工作实践。
其实,整个实验室里,影响我最深的,还要属卢瑟福先生。
1921年8月,我初次就一个科学研究课题和卢瑟福先生谈了话。他很和蔼,把我带到了他的房间,并给我看他的仪器。尽管他有时暴躁,但他肯定有某种吸引人之处,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聪明的小伙子为他工作?
第二天早晨,我在走廊上遇到了卢瑟福先生,我向他道了早安。
他停下来微笑着对我说:“早安,卡皮查先生,昨天的课题你理解了吗?”
“谢谢你的指点,已经没问题了。”
“那就好,祝你工作顺利。”
我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卢瑟福先生的背影淡出我的视野,或许这就是你们说的萌生情愫吧。
之后的2个月,卢瑟福先生对我越来越亲切。他见到我时,便向我点头致意,并询问我的生活情况,但我有点害怕他。我正好在他的书房隔壁工作。这很不妙,因为我吸烟必须要小心,如果他看到我嘴里叼着烟斗,那可就糟了。不过感谢上帝,他走路脚步很重,我可以从脚步中区分是他还是别人。
卢瑟福先生要是知道我抽烟的话,我估计又要被训了,不过我还是趁他不在的时候抽烟,我总是打开窗户,好让烟雾散去。
8月初,卢瑟福先生建议我研究α粒子能量的变化。显而易见,这是典型的卢瑟福先生感兴趣的课题。
我当时一口答应下来,并保证会成功。
“太好了,”卢瑟福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一定可以的!”
关于这个实验倒是不太难,但最大要求就是实验者者必须要有一定的实验技能。但这难不倒我,我巧妙地避免了任何会淹没实验结果的偏离效应。
9个月后,我就完成了一篇论文。
我抽了口烟,缓缓吐出烟雾,我做到了,卢瑟福先生一定会很高兴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干一点小事情。
我很快就把论文交给卢瑟福先生审阅。卢瑟福先生对我伸出手表示祝贺:“恭喜你成功了!”
随后,论文发表,同事祝贺,我也拿到了抽印本。
我在送给卢瑟福先生的一份抽印本上题词说:此文可证明我到该实验室是来搞科学研究而不是进行共产主义宣传的。
我忍不住笑起来,卢瑟福先生看到后会是什么反应?愤怒?
一想到卢瑟福先生可能会发怒,我再次笑了起来。我想要看到平时严肃的人发怒,这会很有趣,不过,我也得给自己准备第二套方案。
第二天,我将抽印本送给卢瑟福先生。
他笑眯眯地接过。
我倚在他的办公桌旁,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他的反应。果不其然,卢瑟福先生见到后大怒,大声咒骂着将抽印本退给我。我早已料到会这样,马上微笑着把另一份早准备好的、已写上很得体题词的抽印本送上。卢瑟福先生一看,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哦,彼得,下次别这样了。”
我大声笑了起来,肩膀也跟着抖动,卢瑟福先生看着我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
那是卢瑟福先生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之后,我们的关系进入到了更深层次。
TBC
————————————
先写这么多吧,等我有空再补全
献给Adah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