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新默】服务生我的菜呢

前几天出去和朋友出去打牌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服务生小哥哥,他忘了把我们的菜单交给厨师了233

开了个脑洞顺便写了

就算臀新和默默不发糖我也能钻木取火生暖【WTF】

大头是个好助攻,真的

关于数学系的默默其实是因为昨晚看了克拉默法则【Cramer's Rule】

 

诺伊尔刚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抱着Nutella看德甲比赛的时候,收到了胡梅尔斯打来的电话。

“喂?”他按下接听键,一手拿着手机另一边继续收拾着办公桌。

“今天晚上,你们学校附近的那一家新开的店聚一聚?”胡梅尔斯那边稍微有一点吵,穆勒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入诺伊尔的耳中。

“不去。”

一想到要和穆勒一起吃饭,诺伊尔就打了个冷战。他还记得上次和穆勒他们吃饭的时候,耳中全程都回荡着穆勒那略带巴伐利亚口音的声音,特别是他们那一天还喝了慕尼黑啤酒,大杯装的。

“菲利普和托马斯都在,我们今天打牌三缺一,差你一个,你考虑考虑?”

诺伊尔冷哼一声。

作为DFB大学物理系一名非常正直严肃的教授,他会和胡梅尔斯那一群人打牌吗?

笑话。

对不起了,他还真就是了。

“那行,我正在收拾东西,等会过去。”

“那你快一点,我们在那里等你,”胡梅尔斯顿了一下,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今天这里人比较多,你抓紧时间。”说完就挂了电话。

诺伊尔把手机收进口袋里面,拎着电脑包,坐上自己那辆刚买不久的车,照着拉姆发过来的坐标奔赴今天的牌局。

胡梅尔斯真没有骗他,今天的餐馆里的人异常的多,诺伊尔好不容易才找了个空车位把车停好。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定桌位吗?”看到诺伊尔进门,一位服务生迎了上来。

诺伊尔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年轻人,他有着一双清澈的、蓝色的眼睛,一头金色的头发,羞涩地笑着。

“先生?”看着面前一言不发只是盯着他看的人,克拉默眨了眨他的大小眼,提醒他道。

“啊,我找,”诺伊尔回过神来,挠了挠头,说“我找胡梅尔斯先生。”

“先生您请跟我来。”克拉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诺伊尔跟着他走,诺伊尔盯着这个比他稍微矮一点的年轻人略有些单薄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知道这个年轻服务生的名字。

“嘿,曼努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了你好久了。”看见诺伊尔慢慢地走过来,穆勒激动地挥了挥手,“好久没有聚在一起打羊头牌了,快点快点,今天打个痛苦。”

拉姆淡定地拉下穆勒在半空中挥舞着的手,跟他打了声招呼。

“请问有什么能帮你们的吗?”看着诺伊尔入座后,克拉默掏出了本子和笔,问道。

胡梅尔斯拿着一本菜单看着,一旁的穆勒高声说道:“给我来一份慕尼黑啤酒和白香肠!”

克拉默在纸上飞快地写了几个字:“还有什么吗?”

“这里有什么巧克力甜点吗?”诺伊尔问道,合上自己手上的菜单并把它扔给最在对面的穆勒,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服务员。他看见了他胸口处挂着的铭牌,上面写着“Christoph Kramer”。

原来他叫克里斯啊。诺伊尔心想。

“您可以试试新品,那个巧克力蛋糕挺好吃的。”克拉默用笔点了点嘴唇,说道。

他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头顶上的橘黄色的灯光笼罩着他,他的唇泛着一丝水色,那双眼睛忽闪忽闪的。

“那就这样吧。”

诺伊尔再点了一些主餐之后就不再说话,低着头把玩着自己面前的一张红桃K。

等到胡梅尔斯点完之后,克拉默收好笔,把它插进胸口的衣袋中:“请稍等一下。”

诺伊尔抬起头,看着克拉默穿过人群,快步走到另一桌,微笑着说着什么。

“嘿,”坐在他旁边的胡梅尔斯抽过他手中的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你好像对那个服务生有意思啊。”

“那又怎么样。”

“我只是想告诉你,克里斯,我是说那孩子,是数学系的学生,平时在这里兼职。”

“你怎么知道的?”诺伊尔装作漫不经心地又看了一眼那个有着湛蓝的、清澈的眼睛的金发青年,问道。

“他和朱利安是同学。”胡梅尔斯挑了挑眉,“我以前见过他。”

另一边的穆勒看他们聊了很久,说道:“你们还打不打牌啦,光顾着说,洗牌了洗牌了。”

“你看上人家了?”发牌的时候,胡梅尔斯抓过一张牌,看了一眼,说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诺伊尔看了一眼手中的牌,目前为止还不错。

“万一他对你没心思呢?”拉姆说道。

“就是就是,曼努你就没有想过人家根本就是把你当做一个普通的顾客呢?”穆勒顺着牌,接口道,“你想想,他每天要接待这么多的客人,你在他眼里不过是最普通的客人的中的一个,说不定人家上完菜就把你给忘了。”

诺伊尔不说话,只是瞥了一眼,发现克拉默正在另一个金发的服务生谈着什么,似乎是讲到了什么好笑的,他笑着推了一下面前人的肩膀。

诺伊尔不淡定了,他要找个机会和克拉默接触一下。

一轮牌快接近尾声了,菜还没用上来,克拉默也没有出现在附近。

他把手中最后一张牌一扣,问道:“离我们点菜过了多长时间了?”

“差不多快半个小时了吧,今天人多,忙不过来也正常。”胡梅尔斯抬起手腕看了看系在上面的表,顺手甩出一张红桃Q。

“行,我去催催。”诺伊尔把手中的K扔出去,然后两手一摊示意自己赢了,在穆勒不满的抱怨中起身走向站在厨房门口记着什么的克拉默。

“您好?”察觉到有人走近,克拉默疑惑地抬起头。

“我是23号桌的诺伊尔。”诺伊尔向前走一步,进一步缩短自己和克拉默之间的距离,“我想问一下,我们那桌的菜还需要等多久?”

接着他就看见克拉默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情,然后他猛地一拍脑袋,瞪大了双眼:“糟了!”

“怎么了?”诺伊尔关心地问道。

“我忘了把你们桌的菜单交给厨师了!”克拉默掏出本子开始刷刷地翻着,然后皱着眉毛,咬着嘴唇,委屈地看着诺伊尔,双手绞着系在腰间的白色围裙。

看着他湿漉漉的大眼睛,诺伊尔突然觉得他像是一只委屈巴巴的大金毛。

他伸出手,揉了揉克拉默有些乱蓬蓬的头发:“没关系的。”

“真的吗?”克拉默抬起头,眼睛闪着光芒,他的眼睛很美,就像是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蔚蓝色的海。

“当然,克里斯。”诺伊尔发现克拉默并没有排斥这个动作,就心满意足地继续揉着他的头发,“你现在还可以把单子交给厨师。”

“哦好的!”克拉默笑着说道,然后就小跑着离开。

当他回到桌上时,穆勒正对着一大杯慕尼黑啤酒干瞪着眼,看见他来了,眨了眨眼睛:“曼努,你跑哪里去了,快说,是不是看上谁了,我们都等你很久了。”

胡梅尔斯盯着诺伊尔看了一会,然后了然地弯了弯唇角,拍了拍诺伊尔宽厚的肩膀:“这么快就成功了?”

“迟早的事。”

“收一下表情,还打不打牌了?”

听到拉姆这么一说,诺伊尔才意识到,自己的唇角笑的有点僵。

他清了清喉咙,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克拉默端着四杯啤酒走来。

他把啤酒依次地放在每个人的面前,然后对着诺伊尔笑了一下:“请慢用。”

诺伊尔觉得,那一刻他好像闻到了他最爱的Nutella的味道,甜甜的。

“那个,”克拉默把托盘抱在胸前,有些犹豫地看着诺伊尔,然后在胡梅尔斯、穆勒和拉姆探寻的目光中说,“我刚刚才想起来,请问您是物理系的诺伊尔教授吗?”

“是我,你也是DFB大学的?”诺伊尔忽视了一旁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的胡梅尔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是这样的,”克拉默眨巴着那双星星一样的眼睛,笑着说,“我这学期有选您的物理课。”

“哇你是想先和教授讨好近乎然后方便拿学分吗?”穆勒跳了起来,又被拉姆拉了下去,塞了一杯啤酒在手里。

“不用紧张,有什么问题不懂的可以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诺伊尔说道。

“谢谢您!”

之前那个和克拉默说话的金发青年又喊了一声,克拉默回过头对他招了招手,喊了一声“我马上就来”。

“你先去忙吧。”诺伊尔说,“如果还有什么想问的,我们可以在你下班的时候再说。”

“好的。”

看着克拉默的背影,胡梅尔斯把手搭在诺伊尔的肩上:“不错啊。”

“那是。”诺伊尔骄傲地一甩头,喝了一口啤酒。

他终于知道刚刚为什么会觉得啤酒这么甜了。

因为这是恋爱的味道。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