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关于洛克和霍布斯的一点脑洞

忽略年龄差吧

这样我们还是能看下去的……

不要跟我谈年龄拒绝谈

现代AU

 @柠檬饮冰室 就是这位老哥拉我上的幽灵船(╯°Д°)╯︵┻━┻



设定是学长和学弟,之前二人在学校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霍布斯从小体弱多病,虽然是家里的幼子但一直不受宠爱,这也造就了他的性格,考入大学以后在学校也日常受欺负。有一天他捧着一本书在台阶上读,洛克那个时候刚好是选了培根教授的拉丁文课,偶然从他身后的台阶上经过,然后发现霍布斯的拉丁文水平比考试所用的拉丁文水平要好很多,就跟他打了个招呼,想问他是怎么学的,但是这个时候霍布斯并不愿意多说话,就自顾自地看书。

洛克回头找了隔壁物理系的牛顿问了一下,牛顿表示你们这群人真是闲得无聊,然后还是告诉他,那个人是霍布斯,跟隔壁数学系的沃利斯和波义耳有过论文战。

霍布斯在下一次代替出远门和好基友一起做实验的培根教授上拉丁文课的时候,看见了坐在最后一排的洛克。

洛克看见那个坐在台阶上读书,背影孤寂的人,对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他认为最友善的笑容。

下课的时候洛克把霍布斯拦下来问他有没有兴趣一起出去喝一杯。

霍布斯没有说话只是抱着讲义和书盯着他。

洛克笑了一下,说,我们可以去学校门口的酒吧谈谈,那里今天刚好在搞“一元畅饮”的活动。

然后二人把酒言欢,当然霍布斯喝的是柠檬汽水。

洛克就跟霍布斯谈自己的观点,霍布斯在谈话中发现他们两个人的观点不同。

霍布斯认为战争状态的概念:假设大家都处于完全自由的状态,那就是丛林,谁的自由都得不到保证,所以每个人都让渡一部分权利出来,交给更高的组织(政府),让政府来保卫大家的自由。

而洛克则认为人人自由的自然状态是最好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好朋友。

酒过三巡洛克喝醉了,霍布斯看了看手表发现过了门禁时间,问了一下醉的不省人事的洛克愿不愿意在他宿舍凑合一下,对方模模糊糊地哼了一声。

然后就是照顾醉酒的洛克,盖棉被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洛克醒来发现睡在自己旁边的霍布斯,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干了什么。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霍布斯悠悠转醒,告诉他,他只是昨天喝醉了错过门禁时间自己不得已才带他来自己宿舍的。

洛克非常感激这位学长,坚持要了他的联系方式说要请他吃饭。

一顿饭的时间,他们又聊了很多。

这之后二人感情迅速升温,互相称呼对方Tommy和John。

后来霍布斯毕业了,洛克也毕业了。

两个人毕业的最后一个晚上来到了学校门口的酒吧。他们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着,最后,霍布斯说,祝你顺利。

洛克说,你也是。

然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之后两个人各自为不同的党派工作。

霍布斯被人发现与他所供职的政党意见不合,最后他的政党当选,党派领导,也就是首相,第一时间就让身边的人安了个罪名就把霍布斯搞进了监狱,而洛克作为参政党的一员继续期待下一任的大选。

然后洛克去了监狱探望霍布斯,而当初意气风发走出象牙塔的青年已经变了,他在官场沉浮了许多年,岁月磨平了他的棱角。

他见到霍布斯的时候,是在监狱那幽深昏暗的牢房里。霍布斯背对着他,手里捧着一本书,就着透过窄小的铁窗的阳光读着上面的字,洛克认出那个是拉丁文。

一切还像初次见面那样,只是一个在牢房外,一个在牢房内。

一个春风得意,一个锒铛入狱。

他们都老了。

狱守打开门放洛克进去,但只有5分钟的交谈时间。

霍布斯感觉到有人进来,也没有回头,视线还停留在书上。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能辨别出这是那个人的脚步声。

洛克站在霍布斯的面前,发现他与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学长变了很多。

“你还在坚持吗?”洛克问。

霍布斯没有回答,只是长叹一声。

时间已经告诉了他们答案。

“我老了。”霍布斯说。

“你累了。”洛克蹲下身,撩起了霍布斯有些扎眼的灰白色长发,那个人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浑浊。

他是真的老了。洛克想到。

“Donec gratus eram tibi.”*洛克在霍布斯耳边轻轻地用拉丁文说道。

霍布斯说:“Vae nobis non est idem.”*

洛克听懂了霍布斯的话是什么意思。

拉丁文是他们的开始,也见证了他们的结束。

5分钟到了,狱守打开铁门催促洛克赶紧出去。

洛克在踏出牢房的那一刻,似乎听到了一句“Te amo”*,就像是记忆中学院时光里的那一句“I love you”。

但是又轻的像是一声叹息。

I loved you so much.

Donec gratus eram tibi.*

我曾经爱你,但已成过往。

那个曾经一起漫步在校园林荫小道上的霍布斯和洛克已经被永远的留在了时光里。

如今,只剩下被囚禁的囚徒霍布斯,和西装革履冷静分析人情世故的洛克。

于霍布斯而言,他最信赖的、追求了一辈子的东西狠心抛弃了他,而他最真挚的感情,他不敢接受也留不住。

Non sum qualis eram。*

霍布斯轻轻读出了书上的字。



脑洞爽完,立刻跑路。

哪位大大有兴趣的话,双手送上笔呀_(:з」∠)_

祭出了我早已忘了百八十年的垃圾拉丁语了。

这叫做情趣【WTF】

*Donec gratus eram tibi. 我对你的感情非常持久。

*Vae nobis non est idem. 我们注定不一样。

*Te amo. 我爱你。

*Donec gratus eram tibi. 我爱过你。

*Non sum qualis eram. 我非昔日之我。

评论 ( 4 )
热度 ( 4 )
  1. 柠檬饮冰室攻城狮豆腐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每天都要学习干巴爹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