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乌鸦社】今天这个应该叫大四角才对

我觉得滕腾马写女性人物就是为了满足各种直男的┐( ̄ー ̄)┌

论为什么小姐姐都没有一个好的结局(o・_・)ノ”(ノ_<。)

小姐姐多么美好可惜怎么就摊上不该爱的人呢_(:з」∠)_

 @柠檬饮冰室 我觉得那个白色百合花暗示的挺好的xxx

 

 

张奇焱曾经去看过谢梦语。

那是一个雨天,细雨如针一样,刺骨的寒意透过单薄的衣服传入体内,顺着血液直达心底。

他记忆中的谢梦语,温柔大方又漂亮,更重要的是她与常人不一样的睿智。

张奇焱对自己了解得很透彻,他自信,他随性,他追求着理智,同时他也不愿意被感情束缚住。

谢梦语之于他,是知音,是助手,但从来不是爱人。

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情侣。一个聪明帅气,一个温婉大方,一个锋芒毕露,一个柔情似水。可他从来不是别人所想的一样,他渴望并享受着推理所带来的刺激,感情之于他,就是一把无形的枷锁。谢梦语的感情就是那把想要锁住他的镣铐,他一直都在拒绝。

他们会做那些看起来像是情侣之间的动作。拥抱、亲吻、温柔的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在雨天为她撑起一片天。可张奇焱的心从来没有在谢梦语身上停留过,他的目光注视着她,却很快就转移。他不是不知道谢梦语对他的感情,他可以在细微之中看轻易看穿别人的心理,他也能很快分析出别人的一举一动蕴含着什么秘密、代表着什么动机,在他的面前没有秘密可言。

谢梦语对他的感情,他没有接受过。

他需要一个能够为他的推理送上灵感协助他捕捉真相的助手。

就像是福尔摩斯和华生一样。

亦或者更准确地来说,是福尔摩斯和艾琳。

艾琳是福尔摩斯生命中的特例,但他从没有对她动过感情。

张奇焱一直有一个认知:理智将会在感情面前分崩离析。

这恰恰就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他曾经调侃地称呼她为“可爱的谢梦语同学”,他还记得谢梦语那双清澈如鹿的眼眸中闪过的一丝惊讶,还有一瞬间的失神。

他从没有把自己置身于感情的漩涡之中,而谢梦语却处在漩涡中央的一座孤岛之中,最终,孤岛被凶猛的海水吞噬,她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张奇焱知道,陈迟喜欢着谢梦语。

当陈迟对他袒露心意时,他笑的斩钉截铁。这笑到底意味着什么,张奇焱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绝对不是对自己的爱人被他人告白时而有的那一份戏谑的笑。

他不是笑陈迟的痴心,他笑的是他自己从没有投身于这段不存在的感情却被人一直误会着。

他自信,那个被感情缠身而丧失理智的人从来不会是他。

他认识这样的人,一个是陈迟,一个是乌昭。

他和乌昭,以前是朋友,是知己,是室友,是社友,他们的交流不仅仅局限于朋友之间。

他们的交流,有精神层面的,也有肉体和欲望之间的。

可谢梦语再美再聪明再体贴温柔,也不过是张奇焱生命之中的过客。就像是走在大路上,遇见了一个迎面走来的美女,与你擦肩而过,你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随后就转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自始至终,人生的轨迹都没有因为她而发生过一点偏移。

雨还在下着,天空一片阴沉,一束缀着晶莹雨珠的缺了一片绿叶的白色百何放在谢梦语的墓前。

在记忆最深处,封藏着那一场大火。

张奇焱的面颊隐隐作痛,一阵酥痒渗透皮肤。

那场大火,毁了他,毁了陈迟,毁了乌昭,也毁了谢梦语。

爆炸的那一刻,他看见了谢梦语微微扬起的嘴角,还有那双眼睛。

昔日里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眼眸,没有了一丝光,就像是一滩深不见底的死水一样,倒映出狼狈不堪的张奇焱,还有四周腾起的熊熊烈火。

她穿着一袭长裙,披散着乌黑的秀发,带着讽刺而释然的笑容,闭上眼睛,任由炽热的火焰将她吞噬。

她最终还是迷失在了火海之中。

就像是她墓前的那一束残缺的白色百合花一样,她最后一刻也是残缺的。

张奇焱带走了她的心和爱,陈迟带走了她的手,火焰带走了她的生命,而乌昭带走了一切。

带走了他和张奇焱之间的关系。

从此,乌昭不再,只剩猎枪。

他拉下黑色卫衣的兜帽,有些过长的刘海被雨水湿润,一缕一缕地粘在他的额头上。

他俯下身,拥抱了一下潮湿冰冷的墓碑,然后将一朵白如雪的玫瑰轻轻地放在了那朵残缺的白色百合花旁边。

然后拉上兜帽,默然而又决绝地转身离开。

既然从来没有动过心,那又何必在意过往。

谢梦语,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却也是苍白无力的人。

 

评论 ( 1 )
热度 ( 1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