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乌鸦社】依旧是一个小片段

感冒了发烧了好难受qwq

 本来是七夕节就打算写的,结果到了今天才模模糊糊地写_(:з」∠)_

 今天这个应该叫做七夕节贺文才对,奈何太懒,事情又比较多和杂ORZ

 @柠檬饮冰室 这次没有写喝酒这次喝的明明是果汁!

 

 

 

张乐天再一次见到史娜莎是在陈迟的婚礼上。

人群中,他看见了穿着一袭红裙的史娜莎。自从陈迟返校和张奇焱解决了猎枪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即使还在一个校园,他们都尽力把对方当成是普通人。

他们曾是一对恋人。

他们之间的感情,源自史娜莎,而又终于史娜莎。

在那一段短暂的感情里,张乐天从来没有主动过,甚至在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一点排斥。

他不是傻子,早在登山的那一晚,史娜莎说自己晚上害怕,要他保护她。他了解她,他知道这是她主动地表示自己的好感。

“睡就睡,谁怕谁。”张乐天还记得自己当时很果断地躺下,红着脸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被子里,他听见了史娜莎一声轻笑,能够感受到她的炽热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他曾经叫过她“小娜莎”。他还记得当时她的双颊泛起红晕,低下头咬着嘴唇,嘴角上翘,不时地悄悄抬起头,飞快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就像是一个娇俏的小女生一样,看不出她平时是那个风风火火、坚强果敢的大姐大。

欢快的乐曲从音响中流出,彩色灯光为整个大厅覆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他端着一杯果汁,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人群中心的那一小块空地。陈迟,和那个温柔的女生,正手握着手,共舞一曲华尔兹,女生的洁白的裙摆随着动作轻盈地摆动着,他能看见陈迟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眼神似水,深情地注视着那个把手交给他的女生。

“你还爱着他。”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张乐天偏过头,看见了端着一杯红酒的史娜莎。她还是像初见时一样,白皙的脸上透露出一种距离感,也许是刚刚抿了一口红酒,鲜艳的红唇在灯光下微微泛着水光。

“我早就该意识到的。”她没有在意张乐天的沉默,接着说,“太多太多的细节都在指向一个事实,你爱着陈迟。你甚至可以在我们约会的时候突然奔出去,就是因为陈迟有危险。”

“是我太过于自信了,太过于主动了。”她淡淡地说着。

“小娜莎。”张乐天觉得喉咙一阵发苦,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他喝了一口果汁润了润干燥的嘴唇,说。

他看见史娜莎的身体细微地抖了一下。

“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也不需要解释。”

史娜莎转过身正对着张乐天。

他终于再一次地看到了史娜莎的正脸。和过去相比,她成熟了很多,时光磨平了她的棱角,没有了雨夜里的愤怒,她泰然地看着他。

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可是她还是放不下。

张乐天看见了她紧紧攥住高脚杯,还有那眼神。

有人说过,人的眼睛从来不会说谎。

纵使灯光昏暗,他也能看见,那双褐色的眼眸中泛着浅浅的一层水汽。即使音乐声多么欢快美好,周围人们的嘈杂,史娜莎话语中夹杂的淡淡的苦涩依旧能够透过层层声音传入他的耳中,直击他心中最深最不愿面对的那一块黑暗之地。

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史娜莎,动过心,但喜欢不是爱。

他有时候很佩服史娜莎,能够磊落的离开,为一段自始至终只有自己在主动的感情中抽身离去。

“是的,我爱他。”终于,张乐天开口说道。

一身红裙的史娜莎就像是一团火,热情、洒脱,但是,再旺盛的火终将熄灭,燃烧完了,一切就都化为灰烬,只留下了漆黑的痕迹证明她在他的一生中,留下过痕迹。

亦或是他。

“我该走了。”史娜莎说。

“嗯,我也是。”张乐天说。

二人默契地同时转身,一个走向人群之中,一个走向人群之外。

他们都知道该放弃那一份执念,开启新的生活。

但张乐天远没有史娜莎的那一份主动。

他爱着陈迟,陈迟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沼泽,他陷在里面,一点点地被吞噬。

而史娜莎,就像那堆火,火焰一点点地消失,直到彻底熄灭。

他走出了大厅,身后是人们的祝福声和轻快地音乐声。

张乐天顿了顿,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当坐进车里时,他突然想起,他忘了一件事情。

早在他们还在交往的时候,史娜莎有一次对他说,她希望能有一个临别之吻。

最终他还是没有吻过她,一次也没有。

这段感情,就让它随着遗憾深埋进心底吧。

评论 ( 3 )
热度 ( 2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