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爱因斯坦x格罗斯曼】If I didn’t have you (现代大学生AU)

 

If I didn’t have you

Life would be blue

如果身旁没有你,

生活无趣失重心

             ——《If I didn’t have you》

格罗斯曼又一次没有在闵可夫斯基教授的高等数学课上看到爱因斯坦的身影。

爱因斯坦的行踪飘忽不定,他可能会出现在韦伯教授的物理课上,也可能在闵可夫斯基教授的数学课上趴在桌子上睡觉,也可能会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走在校园的绿荫道上。他对于数学的态度可谓是相当的轻蔑不屑,还曾经在一节数学课上讥讽地说道:“你知道的,一旦开始计算,你就会把自己搞得一塌糊涂而不自知。”

这句话惹怒了闵可夫斯基教授,他给爱因斯坦取了一个叫做“懒狗”的绰号,并且很快就把爱因斯坦之前提交的期末论文改写成了特有的四维空间形式,而爱因斯坦也只是耸了耸肩,然后拉着格罗斯曼去买披萨。

早上,格罗斯曼匆匆忙忙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嘴里叼着一片吐司面包,站在宿舍门口准备出门。宿舍的门被打开,爱因斯坦顶着一头乱发敞着睡袍趿拉着拖鞋趴在餐桌上,睡眼惺忪地倚着墙,说:“马塞尔,今天物理课帮我点个到吧。”

“你为什么不去呢?”格罗斯曼理了理衬衫领,问道,“韦伯教授已经问了我很多次你为什么不去上他的物理课和电工课了。”

“哦,”爱因斯坦夸张地捂住额头,说,“我要去图书馆,我觉得麦克斯韦、基尔霍夫、玻尔兹曼他们的理论对物理学未来的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我打算研究它们,所有可能一整天都泡在图书馆里。”

下课后,韦伯教授果不其然地拦住了格罗斯曼。

韦伯教授,那个爱因斯坦刚入学时还跟格罗斯曼提起的那个心地善良的人,询问着爱因斯坦最近经常缺课的原因:“你是他的室友,你能告诉我,爱因斯坦究竟在忙些什么,连课都不上了?”

“我想他可能被麦克斯韦妖迷惑住了吧。”

傍晚,格罗斯曼拎着打包好的披萨回到了他和爱因斯坦的宿舍。爱因斯坦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毛衣,正坐在餐桌前低头看着一本书,他的手边已经摞起来一层小山似的书籍,兴许是听到了开门声,爱因斯坦合上手上的书,对着格罗斯曼微笑着道谢。

“马塞尔,我今天去图书馆的时候遇到了韦伯教授。”爱因斯坦取出一大块披萨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

格罗斯曼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啤酒,坐在爱因斯坦身旁。爱因斯坦抽了一张餐巾纸擦掉手上的油渍,把堆在手旁的书移到另一侧好方便格罗斯曼放食物。

“韦伯教授把我拦下来,问我到底在忙什么,为什么不去上课。”爱因斯坦在一条可口的腊肠上咬了一大口,一脸满足地说,“我这样回答他,说,教授,我在研究麦克斯韦、基尔霍夫、玻尔兹曼的物理理论。如果您为我们讲授麦克斯韦的新的物理理论,我就去听您的课。”

说完他自己率先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格罗斯曼微笑着摇了摇头,和他做了一个碰杯的手势。

就像是爱因斯坦所说的那样,韦伯教授作为牛顿的信仰者是不可能在课上讲授麦克斯韦他们的新物理理论,而爱因斯坦也依旧我行我素,逃课、泡图书馆照常进行,他也会在放学后花上几个小时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在格罗斯曼友情提供的笔记下完成令人头疼的作业。

一天,格罗斯曼要赶去听闵可夫斯基教授的高等数学课,在路上他遇见了从拐角出走出来的爱因斯坦,很显然他刚才图书馆里出来,嘴里似乎还在嘟囔着一些新的物理公式。

“嘿,阿尔伯特。”格罗斯曼小跑了几步来到爱因斯坦的身旁。

爱因斯坦没有像往常一样,热情地拍一拍他的肩膀,相反的,他只是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马塞尔”。

格罗斯曼见爱因斯坦一脸的无可奈何,问道:“怎么了?阿尔伯特,难道你不喜欢闵可夫斯基教授的高等数学吗?”

爱因斯坦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抱怨:“我不是不喜欢高等数学,只是高等数学与理论物理相比,我更喜欢理论物理。马塞尔,我觉得高等数学的分支太多,要想搞清楚他的任何一个分支问题就得耗掉一个人的全部精力。我打算将来专门从事理论物理的研究,对我来说,只要能够准确的掌握和运用数学的基本概念、公式和原理就足够了,没有必要在那些细节方面浪费精力,其他的科目更是如此。”

“也许你说的有道理。”

爱因斯坦一边和格罗斯曼抱怨一边偷偷用眼角注意着格罗斯曼的一举一动:“没有办法,为了应付考试我不得不去听课。我要是会分身术就好了,这边去听课,那边继续在图书馆研究理论物理,这样既有充足的精力去探索那些新理论,又能够顺利通过各种的考试,那该多好……”

格罗斯曼注意到爱因斯坦不断瞟向他,听着他的抱怨,作为一名好室友他自然想帮助爱因斯坦。

“嘿!我有一个办法。”在快要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格罗斯曼猛地拍一下爱因斯坦的肩膀。

爱因斯坦知道格罗斯曼从来不随意的开玩笑,就赶紧问:“什么办法?”

格罗斯曼唇角微微上扬,挑了挑眉毛,有点小骄傲地说道:“你尽管在图书馆研究你的理论物理,我在听课的时候尽量把笔记记得详细一点,等到考试前一个月,我把笔记借给你,你集中精力准备一下,保证能够通过。”

爱因斯坦听后既兴奋又担心:“你把笔记借给我,那你怎么办?”

格罗斯曼轻松地说:“我喜欢高等数学,数学知识掌握的比别人扎实,高等数学考试肯定能通过。”

“哦,马塞尔,”爱因斯坦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那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如果你愿意的话,放学后我们可以去宿舍附近的那家德国餐馆吃饭,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酸菜和土豆泥了。”格罗斯曼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好啊。”爱因斯坦搂住格罗斯曼的肩膀,眼睛闪烁着光芒。

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

格罗斯曼想到。

总之,有了格罗斯曼的帮助,爱因斯坦就不再顾忌挂科了 。他有时候一连几天都呆在图书馆里,一节课都不去听。

距离考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格罗斯曼早早地回到了宿舍,刚打开门就看见熟悉的那一头蓬松的卷发。

爱因斯坦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餐桌上睡着了,肩膀轻微地上下起伏着。格罗斯曼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换上拖鞋,走到爱因斯坦身旁,他俯下身,近的能听见爱因斯坦细小的呼吸声。看着那一头乌黑卷发,他忍不住缓缓伸出手,把手放在了爱因斯坦的头上抚摸着他的头发。

“手感太棒了,好想再摸一次。”格罗斯曼一下一下地抚摸着爱因斯坦的柔软的头发,看着他轻轻颤动着的长睫毛。爱因斯坦就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还需要照料的孩子。

“嘿,马塞尔……”不知道什么时候爱因斯坦醒了,半睁着眼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格罗斯曼,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这是高等数学的笔记,”格罗斯曼把自己记得特别详细的笔记递给爱因斯坦,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牛皮纸纸袋放在桌上。

“这是什么?”爱因斯坦揉了揉眼睛,从一摞书里抽出自己很久没有动过的线圈本。

“可口的德国腊肠和土豆配上可口的数学。”

爱因斯坦接过食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鬼脸。

接下来的几天里,爱因斯坦抄着格罗斯曼的笔记,格罗斯曼坐在一旁复习,有时候抬头时两个人的目光相遇,都会相视一笑。头顶上的吊灯将他们笼罩在温暖的桔黄色光线之中。

“如果我没有你,我都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爱因斯坦躺在床上,侧过头看着侧卧在一旁的格罗斯曼。

格罗斯曼微笑着抚摸爱因斯坦的卷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两具充满活力的身体相互触碰,格罗斯曼能感觉到爱因斯坦身体的温度,还有他的一颗炽热的心。

格罗斯曼翻了个身,现在他和爱因斯坦面对面躺着。他喜欢爱因斯坦的眼睛,也沉浸在那双清澈的眼眸之中,他能看到其中闪烁着的纯洁的光芒,就像是星星一样,吸引着他。

他凑上去,在爱因斯坦微闭的眼睛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

“你知道吗,”爱因斯坦搂住格罗斯曼,迎着他蒙着一层水汽的眼睛,“没有了你就像是,用少底的计算器 来解指数方程式,难度加倍但是我解不出正确答案。”

格罗斯曼轻笑了一声,说:“你又是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爱因斯坦没有回答他,只是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在格罗斯曼的帮助下,爱因斯坦所有的考试都顺利过关了。

教授们都觉得奇怪: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考试成绩都很不错,可是,他根本没有听过几节课啊?

他们当然不知道,爱因斯坦和格罗斯曼在课堂以外究竟干了什么。

 

 

 

 

FIN

 

爱因斯坦和格罗斯曼绝对是真爱了xxx

评论
热度 ( 12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