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终于搞定彼得小天使了!花了我5小时……
有时间回来搞篇番外好了……
我要修理“卢瑟福x卡皮查”“卡皮查x朗道”这两艘幽灵船……

William1920:




手动 @民主 
理科安利来你吃吗:卡皮查不完全安利【修改版】
提到卢瑟福的学生,最著名的莫过于是理论超强的玻尔和实验超强的卡皮查。
我们的故事要从1918年说起。
那时候经济萧条,特别是到了秋天,每日的配给面包只有50g,压根就不能满足一个正常人的需求,而且到了冬天也没有燃料取暖。
彼得堡工学院的教授们每天都在为食物问题发愁,哪里还有时间教课。
一部分教授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一拍桌子:“老子不干了!”然后就纷纷飞往国外寻找能填饱肚子的职业。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坚定的约飞同志设法留住了包括卡皮查在内的一批优秀弟子,并组织和主持了一个研讨班。在研讨班上,他们讨论了各种物理问题,大家毫无拘束地交流各种观点,经常持续到深夜。
其中,弗伦克耳曾详尽地介绍了英国物理学家卢瑟福在原子核研究方面的惊人发现。



系统提醒:前方高能,请带好墨镜。


1921年6月12日,约飞和卡皮查等人来到了英国卡文迪许实验室。
在当时,卢瑟福领导下的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也成为了世界上实验放射性研究、原子物理学和原子核物理学研究的中心。
在参观完之后,卡皮查特别想留在这里一展身手大干一场。
他很快就和约飞说了这个想法,约飞也非常赞同卡皮查,毕竟他非常清楚卡皮查的物理天赋。
然而,想进卡文迪许实验室简单,真正做到就困难了。你要获得卢瑟福的认同才可以。
当卡皮查向卢瑟福提出申请时,卢瑟福想了想,说:“实验室已经过分拥挤,无法再接受您的申请了。”
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放弃了,但是,让卢瑟福惊讶的是,卡皮查机智地问了一个似乎不相干的问题:“在您的实验中误差通常是多少?”
卢瑟福回答说:“大约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
卡皮查马上指出:“卡文迪许现有大约30个研究人员,再多一个人也不会被注意到,因为这是在误差范围之内!”
就这样,卡皮查终于说服卢瑟福将自己留了下来。
一年后,卡皮查再次问卢瑟福为什么接纳他。卢瑟福爽朗地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同意,但我很高兴这样做了”。
当时新来卡文迪许实验室工作的人,通常要在查德威克【没错就是1932年那个发现中子的人】的指导下进行一两个月的工作实践,以熟悉各种有关的技能。
卡皮查只用了两个星期,查德威克就很满意地挥挥手让他通过了工作实践。
但在卡文迪许实验室里,影响卡皮查最深的,还要属卢瑟福。
1921年8月,卡皮查给他在苏联的母亲写了一封信:“昨天我初次就一个科学研究课题和卢瑟福教授谈了话。他很和蔼,把我带到了他的房间,并给我看他的仪器。尽管他有时暴躁,但他肯定有某种引人之处。”
1921年10月,他在信中写道:“卢瑟福对我越来越亲切。他见到我时,便向我点头致意,并询问我的生活情况,但我有点害怕他。我正好在他的书房隔壁工作。这很不妙,因为我吸烟必须要小心,如果他看到我嘴里叼着烟斗,那可就糟了。不过感谢上帝,他走路脚步很重,我可以从脚步中区分是他还是别人。”
这两封信我就不说什么了……你们来吧……
我之前把这些给我的一个学姐看,她一脸震惊地看着我:“你确定他们之间只是朋友关系?”
我也想在卢瑟福隔壁工作w
8月初,卡皮查在卢瑟福先生的建议下,开始研究α粒子能量的变化,显而易见,这是典型的卢瑟福感兴趣的课题。
这个实验最大要求就是实验者者必须要有超乎寻常的实验技能。但这难不倒实验能力MAX的卡皮查,他巧妙地避免了任何会淹没实验结果的偏离效应。9个月后,他就完成了一篇论文,很快就交给卢瑟福审阅。卢瑟福非常满意地把论文寄给了《皇家学会会刊》。
这份论文可以说是一个大坑,为什么?因为发表时论文的开头标着“第一部分”,但卡皮查从此就再没有更新第二部分!没有更新!彼得小天使你怎么能挖坑不填!
提到论文,我倒想起来了。




卡皮查刚来到卡文迪许实验室时,卢瑟福曾向他宣布了一条“禁令”: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在实验室里进行共产主义宣传。
当卡皮查的第一项研究成果发表时,他在送给卢瑟福的一份抽印本上题词说:此文可证明我到该实验室是来搞科学研究而不是进行共产主义宣传的。
卢瑟福见到后大怒,大声咒骂着将抽印本退给卡皮查。卡皮查早已料到会这样,马上微笑着把另一份早准备好的、已写上很得体题词的抽印本送上。卢瑟福一看,火也熄了,小子不错啊,有先见之明啊。
你问我然后?然后就开始继续撒狗粮了呗→_→
【消息】:您关注的作者“卡皮查”挖了一个新坑,名为“如何通过测量α粒子在磁场中轨迹曲率的变化来研究α粒子速度沿轨道各点的变化。”
卡皮查在思考以后,和卢瑟福交换了一下意见,卢瑟福当时就对这个想法产生的兴趣,并且非常肯定地说:“你会成功的!”
连卢瑟福先生都认为可行了,卡皮查斗志高昂,撸起袖子开始做实验了。
卡皮查用一个低容量的蓄电池作为电源,通过让其和一个螺线管短路来获得脉冲磁场。在花费了卢瑟福先生150磅的实验经费后,在1922年11月,他就已经取得了满意的成果。
卡皮查一脸自豪地将一张有三条曲线的照片摆在卢瑟福面前,这三条曲线就是α粒子在磁场中的轨迹。
卢瑟福对这三条曲线非常满意,对卡皮查的成功感到异常高兴和兴奋。实验室的许多大佬也来参观照片,并且都赞不绝口。
1923年1月,他被正式认可为攻读博士的研究生,考虑到他在俄国还有工作,又减免了一年的学习期限。这样,在1923年6月14日,卡皮查以题为《α粒子在物质中的穿越和产生磁场的方法》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


他在写给母亲的信中写道:“遇到卢瑟福时,我问道:‘卢瑟福教授,你不认为我看上去更聪明些了吗?’这一有些不同寻常的问话引起了卢瑟福的兴趣:‘为什么你应该看上去更聪明些了呢?’我回答道:‘我刚刚变成了博士。’卢瑟福立即向我祝贺,并说:‘是的,你的确显得更聪明了,加上你又理了发’,随即大笑起来。”
一开始我没看懂这封信有事么重点好get, 直到学姐告诉我,纵观整个卡文迪许实验室,敢于对卢瑟福如此放肆的也许只有卡皮查一个人的时候我才明白……
我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
你跟我说卢瑟福和卡皮查之间没什么关系就算让我看完朗道十卷我都不信!



卢瑟福非但对卡皮查的玩笑毫不介意,反而接着又推荐他,使他获得了为期三年的麦克斯韦奖学金,尽管他已取得了博士学位。
下面,欢迎卢瑟福先生为我们示范一个老师宠爱学生的最高境界。
1930年,卢瑟福在一番交流沟通后最终说服皇家学会,从蒙德的遗赠中拿取了15000英磅,专门为卡皮查建造一所从事高场和低温研究的实验室,取名为蒙德实验室,由卡皮查担任实验室第一任主任。
早在1922年,卢瑟福就对卡皮查讲过:“如果我有可能为你建立一个专门的实验室,让你可以和你自己的学生在里面工作的话,我将非常高兴。”
当蒙德实验室在1932年正式落成时,人们都看到,门口的墙上有一幅鳄鱼的浮雕,实验室里面又有一幅卢瑟福的浮雕。
这是卡皮查在以他独特的方式向卢瑟福表示敬意。
其实,卡皮查早就在他给母亲的信中把卢瑟福称为“鳄鱼”了。关于为什么把卢瑟福称为“鳄鱼”,流传至今已经有不下20中不同的说法了,其中最有道理的可能还是卡皮查自己的解释:“在俄国,鳄鱼是一家之父的象征,令人赞赏和敬畏,因为它有直挺挺的脖子,无法回头。它只是张着嘴,一往直前——就像科学、就像卢瑟福一样。”
当蒙德实验室落成时,英国首相鲍德温前来祝贺。
卡皮查向他介绍实验室的各种设施,以及为预防爆炸事故而特别设计的屋顶。鲍德温向卡皮查问到:“是这样吗?”卡皮查回答道:“噢,是的,你可以相信我。因为我不是政治家。”
在获得麦克斯韦奖学金之后,卡皮查开始改进他以前的实验装置。他将之前的蓄电池换成了一个特殊的发动机,这样就可以在2cm³的体积里获得高达32万奥斯特脉冲强磁场,后来回到苏联后,他又改进到了50万奥斯特脉冲强磁场。虽然只能持续百分之一秒左右,但研究α粒子完没问题。
卡皮查曾经讲过自己的两个笑话,第一个是百分之一秒就是很长的时间,第二个笑话是说,他是科学界被付给最高薪水的人,因为他一年总共只工作几秒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彼得小天使你怎么能这么萌啊卧槽
卡皮查也经常在剑桥举行一些介绍他工作的演讲。
但是,他在黑板上写出来的内容往往和他自己口述的不一样。
有一次啊,休恩伯格(D.Shoenberg)在课后请他澄清一下自己听与笔记中的矛盾之处,卡皮查叼着烟斗一脸无辜地说:“如果我把一切都讲清楚,没有任何矛盾,那就没有留给你去思考的东西了。”
休恩伯格:他说的好有道理我尽无言以对…… 
卡皮查曾经在一场科普性的演讲上说:“我将试图这样来表述,让95%的人听懂5%的内容,让5%的人听懂95%的内容!”
卧槽!我实在忍不住要@爱丁顿和@朗道了!
爱丁顿在他的《恒星运动与宇宙结构》前言中这样说:“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我一直在努力为一般的科学读者写作本书,完全避免数学讨论需要极大的牺牲,所一本书中大部分数学分析放在两章(第七章和第十章)中。数学讨论偶尔也会出现在其他章节,希望不会影响本书的可读性。”
我哭着对你说不要信!不要信!虽然我挺喜欢爱丁顿先生的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频繁出现的傅里叶!!!
不不不,朗道先生不要跟我说你那是最基础的东西!
你那是让5%的人听懂95%的内容,让95%的人听懂5%的内容!
话说,朗道的标准真的是高的吓人……



朗道真的是不可一遇的全能的物理学家……
而且还是个天才,7岁学完了中学数学课程,12岁时就已经学会微分,13岁时学会了积分……
不过,上帝在给了朗道一个超级聪明的大脑的同时,也不忘让杠杆平衡,是的,朗道一生都可谓是幸运E+RP低到极点
虽然朗道沉迷于玻尔、小海、狄拉克等人的量子物理而无法入睡,但这改变不了他错过了量子物理最好的时期这一事实。只不过是比他们小那么几岁而已就错过了黄金时期,估计朗道恨不得早点出生了
朗道曾经酸溜溜地表示:“漂亮姑娘都和别人结婚了,现在只能追求一些不太漂亮的姑娘了。”
所以这就是你涉足很多领域的原因???
其实我觉得相对论这个姑娘也挺漂亮的啊……【你走←_←】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老毛子比较喜欢拿姑娘比喻啊……我有一个朋友,经常说“数学就是一个漂亮性感的姑娘,怎么爱都爱不完”……
所以有的物理史学家都慨叹:朗道生不逢时。
言外之意就是,他要是早生个一二十年,正赶上20世纪初物理学的革命时期.也就是相对论、量子论的草创阶段,以他的天赋,对人类知识的贡献,完全可以使他跻身于爱因斯坦、玻尔这样的世界级大师之列。
然而,上帝他老人家就不让朗道早生十几二十年……朗道筒子别哭了,你RP真的比不上他们啊……
说到人品,我倒想起来了,我家费曼大神的缩写就是R. P. Feynman ,难怪人品那么好来着……
说起来,最近萌上了费曼x盖曼,有哪位大神愿意介绍一点干货的吗w
当我拿到《朗道十卷》的时候,我能深深感觉到朗道对量子物理这很漂亮姑娘的浓厚的爱w
1929 年10 月,朗道在无数次的申请被拒后终于被批准出国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中,朗道先后在德国、瑞士、荷兰、英国、比利时和丹麦进修访问。他曾回忆说,在这段时间里,除了费米之外,他见到了几乎所有的量子物理学家。
有一次,爱因斯坦在做演讲,当主持人请听众对演讲者提问时,朗道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爱因斯坦教授告诉我们的东西并不是那么愚蠢,但是第二个方程不能从第一个方程严格推出。它需要一个未经证明的假设,而且它也不是按照应有的方式为不变的”。其他听众都惊讶地回过头来注视这位似乎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爱因斯坦用心地听着,对着黑板思索片刻后对大家说:“后面那位年轻人说得完全正确.诸位可以把我今天讲的完全忘掉。”
为什么我想到了玻尔和小海第一次见面,还有泡泡利的那句“看来爱因斯坦有时候也不是那么愚蠢”→_→
既然都提到爱因斯坦了,自然也要提一下玻尔和朗道之间的关系了
在哥本哈根,朗道深受“哥本哈根精神”的感染,并成为玻尔研究班上的活跃分子。玻尔给朗道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玻尔和朗道虽然性格迥异,但是他们却成了好朋友。后来玻尔在提到朗道时说:“他一来就给了我们深刻的印象。他对物理课题的恫实力,以及对人类生活的强烈见解,使许多次讨论会的水平上升了。”虽然朗道一生中接触过不计其数的物理学家,而他在玻尔那里只呆了四个月左右的时间,但他却对玻尔十分敬仰,终生只承认自己是玻尔的学生。
我的物理教授曾经感慨,玻尔就像是太阳,其他在他身边工作的人就像是围绕着太阳运动的行星,就连泡利这种永远的反对者,当他在玻尔身边工作的时候都完全站在玻尔一边,虽然一离开玻尔10米他又是最坚定的反对者了。
话说,朗道筒子战斗力也很强啊,常常一针见血地指出别人的错误和缺点。他的思想的敏锐性和严密性甚至对某些人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在损人这方面,他和泡利实力相当,而且在态度的不留情面和语言的尖锐坦率方面,郎道甚至比泡利有过之而无不及。
关于朗道十诫,就是1958年,苏联原子能研究所为了庆贺朗道的50寿辰,送给他的一块大理石板,石板上刻了朗道平生工作中的10项最重要的科学成果,把他在物理学上的贡献总结为“朗道十诫”:
①量子力学中的密度矩阵和统计物理学(1927年);
②自由电子抗磁性的理论(1930年);
③二级相变的研究(1936-1937年);
④铁磁性的磁畴理论和反铁磁性的理论解释(1935年);
⑤超导体的混合态理论(1934年);
⑥原子核的几率理论(1937年);
⑦氦Ⅱ超流性的量子理论(1940-1941年);
⑧基本粒子的电荷约束理论(1954年);
⑨费米液体的量子理论(1956年);
⑩弱相互作用的CP不变性(1957年)
卧槽我什么时候跑去安利朗道了……
让我们回到卡皮查身上……
卡皮查成功的在剑桥创立了“卡皮查俱乐部”,自己是终身主席,而且他对此非常自豪。
讨论班从1922年10月17日开始第一次会议,规定参加者缺席两次便被除名,而且只有在参加者自己作了报告之后,才能成为永久成员。像玻尔、埃伦菲斯特、弗兰克、海森堡、考克罗夫特等人,都是讨论班中作报告的主角。有时讨论的内容也会超出于物理学之外。比如音乐,话说小海的钢琴可是和爱因斯坦的小提琴合称双壁的(ˉ『ˉ) 
1934年8月21日,举行了卡皮查在任的最后一次会议--第377次会议。随着卡皮查回到苏联,讨论班由考克罗夫特继续负责主持,又坚持了许多年。
卡皮查回苏联简直就是一把藏在糖里面的玻璃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就特别喜欢吃_(┐「ε:)_
从1926年起,卡皮查几乎每年夏天都要苏联一次,看望母亲,讲学,以及在高加索山或克里木半岛度假。即使他在英国待了13年,但他始终保留着苏联国籍。
1929年,加米涅夫曾请他担任在哈尔科夫建造的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所的顾问,卡皮查虽对此建议有兴趣,但他对加米涅夫讲,苏联的条件不适合他工作,他在国外工作会对苏联更有贡献,他可以在夏季回国访问期间对研究所的工作提出建议。于是,在苏联政府认可之下,卡皮查继续保持了他特殊的身份。
1934年8月,卡皮查和往常一样偕夫人安娜回国,先是在列宁格勒参加了门捷列夫大会,又在哈尔科夫讲学。10月初,当他与安娜要返回剑桥时,却被苏联政府告知说,以往的特许不再有效,卡皮查必须留在苏联。几天后,安娜得到允许,一人回到英国去照看孩子们,并将这一消息带到了英国。
卢瑟福一听,可不得了!立刻就炸开来了!
卢瑟福马上开始了频繁的多方活动,试图帮助卡皮查重返剑桥。为了保全苏联政府的面子和不引起政府纠纷,一开始活动是在私下进行的。卢瑟福曾写信给苏联大使麦斯基希望苏联政府改变这一决定,但麦斯基回绝了他。卢瑟福也曾写信给英国首相鲍德温,但首相也没理睬卢瑟福。
关于卡皮查被扣留的原因,有很多种说法,我就选3种好了。
卢瑟福认为是由于卡皮查曾向朋友夸下海口,说他能改变这个时代电子工业的整个面貌,而苏联人对纯科学与应用技术的关系并不十分了解,想留下他为发展苏联的工业而工作。
休恩伯格提出了另外两个可能的原因,一是苏联理论物理学家伽莫夫出访西方时没有回国,因此苏联采取了这一针锋相对的举动;另一原因是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要迅速发展科学,需要有大量出色的科学家在国内参加工作。
美国科学史家贝达什(L.Badash)谈到,更可信的是因为苏联人怀疑卡皮查在为英国政府进行军事研究,从而宁愿他回国工作。而且,有文献证据表明(尽管不是广为人知),他的确曾从事过这种工作。
关于贝达什先生谈到的文献我也没有找的,所以不确定是否具有真实性。
卡皮查回到苏联后不久,苏联政府就向英国购回了卡皮查在剑桥大学的实验设备,以便他能够在国内继续从事低温领域的研究。
当时在剑桥的卢瑟福充分体现了一位老师能偏爱学生到什么程度,他怕苏联生产的设备不好,就把整个卡文迪许实验室卡皮查用过的设备全部都打包运送给他。苏联政府专门为他成立了“物理问题研究所”。
Wiki上关于卢瑟福和卡皮查的内容到此也就结束了。
而他们的关系,直到卢瑟福和卡皮查都去世了也没有断绝。
总的来说,卢瑟福x卡皮查还是挺甜的对吧……
才怪。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卡皮查曾试图从丹麦营救出他的老朋友玻尔,可是被抢先了。
卡皮查冷静地拒绝了从事苏联核武器的研究,因而事实上遭到了软禁。
这并不是卡皮查与政治的唯一接触。
1938年,在苏联的大清洗中,朗道筒子因为散发反动传单而被指控为“德国间谍”而遭到逮捕。
卡皮查在几次拯救无效后,仍然没有放弃。
这一次,他找到了一个最佳的理由。卡皮查通过实验发现在液氦II中热量的流动伴随着液体的机械流动。这涉及到低温问题。
他直接上书斯大林和莫洛托夫,说没有朗道他的工作就无法继续下去,因为“全苏联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要么无罪释放朗道,要么他自己就辞职离开研究所。
1940年春天,朗道在关押了近一年后终于被无罪释放,在这当中卡皮查的作用也许是关键性的。
多年后,在卡皮查70寿辰时,朗道曾这样讲:“……今天看来,这样的控告似乎十分可笑,但在那时这可不是笑话。我在狱中度过了一年,但显然无法再支持半年--我简直要死了。……用不着喧染什么,在那些年月,卡皮查的举动需要大勇、大德和水晶般纯洁的人格。”
水晶般纯洁……

我不吐槽这奇妙的比喻了……毕竟朗道出狱对人类来说是一件好事。
1962年,朗道由于对液氦理论的研究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朗道当时由于被车装飞住院,不能前往国外领奖。结果诺贝尔奖基金会打破了惯例,在历史上第一次不是在瑞典首都由国王授奖,而是由瑞典大使在莫斯科授与了朗道这一物理学研究的最高荣誉。
补充一下,卡皮查在朗道第一次来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的时候就和他成为好朋友了。
1978年10月17日,瑞典皇家科学院从斯德哥尔摩致电苏联莫斯科物理问题研究所,电文中讲到:“亲爱的卡皮查院士:瑞典皇家科学院今天决定将1978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分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颁发给您,以表彰您在低温物理学领域中根本性的发现和发明。”
卡皮查曾说过:“人可以分成三类:一些人站在前列,把他们的能力用于推进科学、文化和人类的发展--他们是进取者。另一些人占绝大多数,他们在一旁与进步同行,没有干预也没有帮助进步。最后一类人则站在后面,踌躇不前、保守、怯懦而且没有想象力。”
卡皮查是第一类人,这毋庸置疑。
1984年,卡皮查因患严重的中风住进了医院,4月8日与世长辞。
他的名字将在科学册史中永生。
————————————————
卡皮查安利修改版,加了朗道并且详细了卢瑟福与卡皮查的一些细节,希望各位喜欢
配图都是我在网上找到的,奈何我只找到了一张同时有卢瑟福和卡皮查的照片……
朗道被车撞飞真的是一大损失……

评论
热度 ( 36 )
  1. DIRAC机械师在瑞典 转载了此文字
  2. 攻城狮豆腐斯基机械师在瑞典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搞定彼得小天使了!花了我5小时……有时间回来搞篇番外好了……我要修理“卢瑟福x卡皮查”“卡皮查x...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