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理科安利你吃吗:哥德尔不完全安利
Godel was the only one of our colleagues who walked and talked on equal teams with Einstein. ——Freeman Dyson. 
我先淡定地放一段关于爱因斯坦和哥德尔JQ的真命题。
关于这句话的翻译版本很多啊,比如:哥德尔是科学界中唯一能与爱因斯坦相提并论的人。
还有就是“哥德尔是爱因斯坦唯一的伴侣”。
友情提示,接下来,请带好墨镜。
哥德尔与爱因斯坦结缘在普林斯顿研究院。1933年,哥德尔访问普林斯顿研究所的时候,在奥本海默的介绍下认识了爱因斯坦,1942年,他们变成了一起回家的好朋友,他们的感情一直持续到了1955年,那一年4月18日,爱因斯坦逝世。
所以说那里就是JQ的发源地啊卧槽!你看看隔壁的海森堡玻尔泡利狄拉克卧槽!
为什么我感觉奥本海默在这两人之间扮演着红娘的角色……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因为哥德尔不愿意提及,爱因斯坦筒子也没出声。因为哥德尔始终觉得,即使是名人也应该有私人生活。
“在我生病时,爱因斯坦当然对我特别好,他到医院和家里来看了我很多回。”——From 1951年2月哥德尔写给他母亲的信。
虽然哥德尔在信里这样说:“我很满意人们从不提及我和爱因斯坦的关系。他死后已经两次有人邀请我说些有关他的事,我自然是回绝了。”
但是,越是这么说,他母亲越是好奇,哪家的小伙子能俘获我家库尔特啊?
在他母亲燃烧的的八卦魂之下,哥德尔非常愿意+高兴地透露了一点细节。
每天早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哥德尔会在家里和爱因斯坦碰面,然后两人一起走三十分钟的路到研究院。到了下午一两点,他们会一边讨论政治、哲学和物理,一边走路回家。
顺便,这两人一起散步被人很多次目击,现在还有很多张照片流传。
提起散步,想起了一个小段子。这是从哥德尔1946年写给他母亲的信里扒出来的。
“有个驾驶员认出走在路上的熟悉面孔就是举世闻名的爱因斯坦时,一不留神开车撞上了树。”
先让我笑会哈哈哈哈,司机大哥好萌卧槽

下面让我从爱因斯坦那一方面来扒这一段散步。
爱因斯坦说过:“我现在仍然坚持每天去上班只是为了享受和哥德尔一起散步回家的特权。”
1947年,哥德尔归化为美国公民,并请摩根斯坦和爱因斯坦担任证人。库尔特•逻辑大神•哥德尔在经过研究后发现美国宪法有“不一致”之处。摩根斯坦一听,估计要搞大事情了,就跑去告诉爱因斯坦,爱因斯坦一听,坏了!于是在前往法院宣誓的时候,爱因斯坦全程在给哥德尔讲一些老掉牙的笑话和趣闻,试图让哥德尔分心。
我曾经问基友:“如果爱因斯坦当时知道FBI早就拦截并监看哥德尔和他妈妈的信你说爱因斯坦会怎么样?”
基友:“爱因斯坦要炸。”
回归主题,你觉得爱因斯坦的笑话会有用吗?没有!当两年前曾经引导爱因斯坦成为美国公民的法官菲利普•佛尔曼出现时,爱因斯坦松了一口气,因为法官是个大好人。
法官很轻松的问哥德尔:“你认为像德国那样的独裁专政,在美国可能发生吗?”
哥德尔推了推眼镜,神采奕奕地开始正面响应:“我知道怎么可能。”然后就开始陈述为什么美国宪法允许独裁专政。
法官一看不妙,非常机警地在哥德尔快要说道起劲的时候喊了stop,宣誓仪式和平的结束了。事后哥德尔一脸轻松,陪他来的爱因斯坦和那个好人法官估计快被吓出汗来了。
关于老美家宪法的逻辑漏洞,可以根据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推出总有些法律是“未决定”的。
如果你以为我看得懂哥德尔不完备定理的话你就输了,我爸的哲学基因没有很好的遗传给我ORZ,当然,现在还有一群法律学家在找哥德尔所谓的宪法漏洞,至于有没有找到那就不关我事了。
先让我想想有没有什么和哲学不相关的八卦……
我哭着对你说每个提到哥德尔的文章都要带上一大堆哲学你让我这个工科狗怎么活啊卧槽!
让我学着哈代悼念拉马努金的形式来扒一下照顾过哥德尔的大神们。
凡伯伦死于1950年,爱因斯坦死于1955年,冯•诺依曼死于1957年,自从1951年哥德尔身心状态开始无法阻止的走下坡路时,接下来的十年中,他最好的朋友们一个个离开他。
特别是爱因斯坦的去世对哥德尔打击非常大。爱因斯坦是在1948年被诊断出动脉瘤的,这随时会夺走他的生命。爱因斯坦一直对哥德尔保守这个秘密,当死亡真的来临时,哥德尔惊愕不已。他变得更加灰暗阴沉,他写道:“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百分之九十九的美好事物在他们还是幼芽时就被摧毁了。”
关于哥德尔最后的两个好朋友我先按下表不说,我要扒一扒冯•诺依曼大神和哥德尔的JQ。
在此之前,先让我表达我对诺依曼大神的爱。大神你看看我啊,我喜欢你很久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 ̄)╭
冯•诺依曼,天才中的天才,正常人中的外星人,在听了哥德尔关于不完备定理的演讲后,很快就推演出以执行的不可证明性。他非常激动地写信告诉哥德尔说:“我很有兴趣知道你对此的看法……若你有兴趣,我可以把证明的细节寄给你。”
哥德尔接到这封信时非常高兴,不过当时他已经证明出了他的第二不完备定理。
他写信告诉诺依曼,他的第二定理的手稿已经寄给期刊编辑了。诺依曼大神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这不意味着诺依曼和哥德尔之间没有争论。你看看隔壁玻海多好的一对师生还有学术分歧呢。
诺依曼大神一直都很遗憾自己不是第一个发现者,即使他是现代计算机之父,又是“Los Alamos ”原子弹计划的主要领导者。不过,他和哥德尔的友情也因此建立起来。
提到冯•诺依曼我就想起了埃尔布朗。
哥德尔是第一个仔细研究加函数并提出精确定义的人。他特意提到,年轻的法国数学家埃尔布朗(Jacques Herbrand)影响了他对这些函数的理解。
埃尔布朗筒子是从诺依曼大神那里听到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后,写信给他的。所以我说冯•诺依曼大神啊,你到底对不完备定理抱有多深的感情啊。
哥德尔仔细地回复了一封充满敬意的信,然后建议以后可以用法语来互相通信。
自从寄出信后,哥德尔就等啊等等啊等,然而他一直没有收到回信。终于有一天收到了回复。拆开一看发现是埃尔布朗的父亲写来的一封感人的信函,他父亲怀着悲痛的心情告诉哥德尔,他的儿子在攀登阿尔卑斯山时摔死了。
埃尔布朗去世时年仅23岁。
这对哥德尔的打击很大,他以为自己找到了知音,然而上帝无情的夺走了埃尔布朗。
我不知道哥德尔看完那封象征着死亡的信函时内心是什么感受,他或许会疲倦地倒在扶手椅里,看着窗外的鲜红如血的残阳。
Fine, 故事回到冯•诺依曼大神身上。哥德尔和卡纳普来到哥尼斯堡参加一个有关数学基础的研讨会。哥德尔首次公开了他的结果。遗憾的是,整个会议上只有冯•诺依曼马上掌握了这项发明的力道,他也参与了会议并且是主讲人之一,通过这次会议,他成为了哥德尔一生的好朋友以及仰慕者。
最后来看看冯•诺依曼对哥德尔的评价吧,我懒得翻译了。
"Kurt Gödel's achievement in modern logic is singular and monumental – indeed it is more than a monument, it is a landmark which will remain visible far in space and time. ... The subject of logic has certainly completely changed its nature and possibilities with Gödel's achievement."
—John von Neumann
当然,哥德尔两边不讨好。
数学界最主要的反对者是哲美罗,哲学界则是维根斯坦。
哲美罗从头到尾都无法理解或者接受哥德尔的结果。
哥尼斯堡会议后一年,命运又让两个人在巴德爱尔斯特【Bad Elster 】数学研讨会相遇。
某路人君建议哲美罗在演讲结束后可以和哥德尔到邻近的小山丘上共进午餐。看到这里,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然后我就特别想打哲美罗▼_▼
他一开始是拒绝的。
他先是说“我不喜欢的哥德尔的长相”,然后又说那里的食物不够,最后又说他爬不上那个山坡等等等等,总之就是不想去。最后,在某路人君的劝说下,他还是被说服了。
其实我觉得哲美罗应该坚持自己的初衷的,因为这次午餐啊不对是会面虽然双方都很礼貌没有谁被气哭,但毫无成果。
午餐结束以后,哲美罗回去就写了封信给哥德尔,说他发现了证明里存在一个重大的漏洞。
哥德尔一看,纯属扯淡好吗!要知道哥德尔只发表他认为完美无缺的结果,即使是希尔伯特或者罗素都不得不承认哥德尔的论文毫无错误可言。
哥德尔亲笔写了一封长达十页的信,试图理清哲美罗的怀疑,然并卵╮( ̄▽ ̄)╭
哥德尔在意识到哲美罗不准备接受他的理论后就放弃响应了。
哲美罗的反应倒是合情合理,但是!罗素先生你的双重标准是怎么回事啊喂!
罗素先生在写于1963年的一封信里,虽然认同哥德尔的成就是伟大的,却并没有隐藏他对此的怀疑,并且非常夸张的问道:“我们应该认为2+2不等于4,而是等于4.001?”
当然,罗素先生知道自己并没有把这个问题理解透彻了,他冷冷的说:“我很高兴自己不再做数理逻辑方面的研究。”
哥德尔对此非常高兴,他写信给他的同事:“罗素很显然误解了我的结果,不过他误解的方式很有趣……对照维根斯坦,在他死后才出版的书中,提出了相当肤浅且无聊的错误解读。”
罗素后来在维根斯坦的影响下,拒绝了逻辑实在论的说法,哥德尔因此极力批评他。
1942年希耳普(P. A. Schilpp )在邀请哥德尔为丛书撰稿的信中写道:“昨晚当面和罗素讨论专书一事,我发现他不仅会非常感谢你参与这个计划,且认为你是这领域的佼佼者。”
然而哥德尔的文章交迟了,罗素说响应了其他人的文章后无暇顾及哥德尔。
歪理!歪理!
罗素在希耳普丛书里对哥德尔的唯一的响应就是“最后做数理逻辑已经是十八年前了,要对哥德尔博士的意见做出重要评论将花去很多时间”。言下之意就是老子不想理你。
哥德尔很气愤,后果很严重。
玩家哥德尔发动技能【第一不完备定理】成功对形式主义发出致命一击,击落玩家罗素的《数学原理》,并且附加50%的侮辱。恭喜玩家哥德尔超越玩家罗素,获得“当代最杰出逻辑学家”宝座。
你以为罗素在经历哥德尔、他的学生维根斯坦后就可以残血下线了吗?
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就是图样图森破了,爱因斯坦的物理学革命杀伤力巨大,不仅是罗素在逻辑和哲学上的贡献,就连哥德尔和维根斯坦的成就也被覆盖了。罗素筒子已经没有血了。
罗素晚年忧郁的表示:“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成为物理学家。”
事情还有后续。罗素先生在1943年春天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罗素在演讲的时候,注意到哥德尔也在场,而因为对逻辑和数学的最新发展非常不了解,所以并没有认出冯•诺依曼。当罗素和哥德尔、爱因斯坦、泡利碰面讨论时,他非常不满。
他在自传里讽刺的写道,那些和他一起讨论的“三个都是犹太人”,都有“德国人对于形而上学的偏好”。
很抱歉,罗素先生,你错了。只有爱因斯坦是犹太人啊。难怪会不满,泡泡利那个“上帝之鞭”在那里除了小海还有谁能忍受的了呢?
既然提到了泡泡利,我就忍不住想要扒小海和哥德尔了。

我的两个男神啊卧槽!
哥德尔、爱因斯坦、海森堡,他们三个人分别是20世纪最重要、最基础的三项科学成果的作者。
其实可以分为两派的,小海和玻尔泡利属于量子物理派,也就是“哥本哈根派”,而哥德尔和爱因斯坦是相对论派,也就是“反哥本哈根派”。
有些人认为,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某种程度上其实呼应了小海的测不准定理,但是哥德尔本人并不认同这种说法。
1911年,爱因斯坦曾经指着他在布拉格的书房外公园里的精神病院,对法兰克(Philipp Frank )说:“你在这里看到的,是一群不在意量子理论的疯子。”
小海曾经反击爱因斯坦对量子力学的猛烈抨击:“当我提出抗议,说我只不过是应用了它在狭义相对论中作为基础的相同哲学,爱因斯坦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或许我之前确实采用相同的哲学,也写过它,但胡扯仍是胡扯。’”
爱因斯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要知道上帝他真的掷骰子啊!
所以,1927年,玻尔等一众量子物理学家轮番上阵,以多敌少的战胜了爱因斯坦、薛定谔、德布罗意组成的反哥本哈根派。
感谢二位为我们带来的激烈辩论。
爱因斯坦说:“上帝不掷骰子。”
玻尔回击:“爱因斯坦,别指挥上帝该怎么做。”
就是这两句话把我拉进了量子物理和相对论这两个大坑ORZ
话说回来,爱因斯坦和哥德尔品味真的是截然不同。
爱因斯坦是个业余的小提琴家,但他却没有办法让哥德尔喜欢上贝多芬或者莫扎特。而哥德尔最喜欢的电影是《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我并不知道哥德尔最喜欢七个小爱人中的哪一个,但是,我知道他为什么喜欢童话。
“只有童话故事能呈现出世界应有的样貌,并赋予其意义。”
提到童话,我就想起了科学家著名的童话三人组哈哈哈哈哈哈
狄拉克最喜欢看米老鼠了卧槽!想想都觉得狄拉克筒子太萌了!
至于图灵,各位都知道的,他将氰化钠注入苹果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当年还被图灵和他基友克里斯托弗的感情感动过。
说好要讲小海的我为什么要跑去讲童话啊卧槽!
戴森筒子有一句话说得好:“20世纪科学界两大观念上的革命,是古典物理被海森堡给推翻了,而数学的基础被哥德尔给推翻了。”
小海的原理是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诠释最美丽的花朵,它本身就是时政论的好例子,代表了物理学中的非决定论(indererminism )的高点,美丽而迷人。但是,就像玫瑰一样,有人喜欢他的美丽,有人讨厌她的刺。
小海的理论对于爱因斯坦和哥德尔来说就是刺。
我们至今都无法否认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和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之间有惊人的相似性性。
哥德尔虽然是个数学家,但他对于物理的研究丝毫不亚于纯正的物理学家。哥德尔试着去解爱因斯坦的场方程,他成功了,并且非常奇妙地将时间变没了。
关于哥德尔的宇宙我现在不讲,我打算3个月后一起放在相对论派不完全安利里面。
有一次,惠勒给哥德尔打了个电话,报告在普林斯顿完成的有关星云旋转的新研究成果。不过,哥德尔的问题很快就超过了惠勒所能理解的层次,他就把电话交给他带的宇宙学的学生。学生穷于应付,只好把电话交给天文学家皮伯斯(James Peebles )。通话结束以后,皮伯斯说了一句当年让我萌的不要不要的话:“天啊!我真希望我们在开始这个研究的时候,就跟他谈过了。”
说到电话,哥德尔喜欢半夜的时候打电话给他的朋友们讨论问题,这让很多人都无法接受,不过,我居然觉得这很萌w
哥德尔大神你半夜打电话给我我肯定接!谁让我最近熬夜赶作业呢╮( ̄▽ ̄)╭
现在按下表,来讲哥德尔晚年的最后两个朋友,他们是经济学家摩根斯坦还有美籍华裔逻辑家王浩。
在哥德尔的妻子阿黛尔因慢性病而行动日益不便,他的朋友也一个个去世的时候,哥德尔只能求助与摩根斯坦。
他给了摩根斯坦特权,让他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死亡。
摩根斯坦告诉哥德尔,至少他还有一个真正的朋友,试图借此给他安慰。然而,哥德尔只是回应,假使是真正的朋友,就会给他氰化物。
这里可以对应着我之前说的图灵自杀事件。
摩根斯坦真的是不可多得的朋友,真的。
王浩是著名逻辑学家金岳霖先生的学生。就是不了解逻辑学史,在汪曾祺先生的《金岳霖先生》中也提起过王浩。
从1971年起到1972呢,他们两人每两个星期三就在哥德尔的办公室里会面两个小时。如果有事,就会通电话讨论。王浩连哄带骗地让哥德尔把他没写出来的哲学思想说出来,这对未来的人有很大的好处。
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才发现还有一段没写进去_(┐「ε:)_懒得回头重敲了,我就在这里补一段好了
虽然哥德尔只有五英尺六英寸,但他的智慧足以弥补一切。但是,他身体虚弱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他当年下榻过的蓝丘旅店老板这么回忆哥德尔:“他当然没有小孩,他没有那个‘做人’的力气。”
老板你说的这么直白干什么你就不能让我意淫一下吗卧槽!
尽管如此,哥德尔年轻的时候确实追过美女。

他大学时代的朋友塔丝基塔德(Olga Taussky-Todd )说:“哥德尔从不把他对异性的爱慕当做秘密。”
哥德尔跟一般人一样,喜欢炫耀自己认识美女。
有一次,塔丝基塔德指导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做数学,然后发现那个女孩子只是为了给哥德尔留下“我非常喜欢数学”的好印象。话说,哥德尔年轻的时候好帅(ˉ『ˉ)
哥德尔的太太阿黛尔表示,即使是晚年的哥德尔也会吸引一大群女生。她揶揄哥德尔,挖苦地说高等研究所常常挤满了漂亮的女学生,在伟大的教授办公室门外排队。
哥德尔和爱因斯坦不仅外表特征迥异,声音也是如此。
哥德尔总是不留一丝胡渣,头发梳理到没有一根乱发,而爱因斯坦呢,一头蓬乱的头发。
爱因斯坦是捧腹式的大笑,就像是火山爆发似地抖动着身体。哥德尔则是高音咯咯地笑,比较像是对宇宙中充满的矛盾与讽刺发出的轻声自嘲,而不是开怀大笑。
哥德尔四岁的时候,有个外号叫做“为什么先生”,比如“你的鼻子为什么那么大?”
哥德尔喜欢开快车,但开车时常常会陷入迷之抽象的沉思之中,为了保护哥德尔和自己的安全,他的妻子阿黛尔决定不再让他坐上驾驶座。
为什么我会想起玻尔骑卢瑟福摩托车的事情2333
跑题了,继续说哥德尔年轻时候的事情。
哥德尔对女性丝毫不胆怯,甚至还有一点炫耀的心态。
塔丝基塔德后来回忆说:“在靠近数学研讨室的一间教室,门开了,进来一位非常年轻漂亮的女孩。她相当漂亮……还穿了一件很特别的美丽夏装。没多久哥德尔进来了,然后……他们两个就一起离开了。这似乎很明显是哥德尔在炫耀。”
卧槽这个哥德尔好萌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这个年轻的女孩要去不情愿的塔丝基塔德教她数学,很明显是想给哥德尔留下好印象。她也对塔丝基塔德抱怨说哥德尔被宠坏了,早床起床越来越晚之类的。
他哥哥鲁道夫也说哥德尔特别喜欢去他们公寓附近的一家餐厅用餐,但他认为哥德尔是对餐厅老板的二十岁的女儿感兴趣,她很迷人,并且在餐厅帮忙当服务生。
1978年1月11日,哥德尔死于“人格困扰”所造成的“营养不良与衰竭”,仅六十五磅。他被葬在普林斯顿墓园。
他没有和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爱因斯坦合葬,因为爱因斯坦担心自己的墓园会变成世人“朝圣的地方,朝圣者会跑来看圣人的骨头”。他要求火化,并将骨灰撒掉。
爱因斯坦生前曾担心哥德尔会死在他前面,但是爱因斯坦错了,哥德尔比他的朋友们活的都长。
虽然哥德尔已经逝去,但他的时间旅行依旧继续。
TBC
————————————————
花了4个小时终于写完了哥德尔安利,一共7252字说真的,感觉既累又高兴→_→
希望大家喜欢→_→
我打算离线3个月,因为最近我的第二门发动机课申请通过了,所以这意味着更加忙了卧槽→_→
哪位小天使愿意给我写个长评吗w
欢迎各位点梗和评论啊w
Wiilliam.2017.3.18

评论 ( 5 )
热度 ( 77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