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现代AU】失眠和睡觉

当戴维穿着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时,看见法拉第还坐在书桌前。
他走过去,将手轻轻放在法拉第的后颈处,俯下身看法拉第手边的稿纸。
“你在整理我的手稿?”
“是啊,”法拉第没有抬头,任由戴维抚摸他的头发,“我在拯救这些有重大意义的手稿。”
“但是,现在已经快凌晨了。”戴维抢过法拉第手中的钢笔,盖上笔帽将它插在笔架上。
法拉第有些迷惑地抬起头,眨了眨眼:“老师你怎么了,平常我工作到凌晨你也没说什么啊。”
“那你知道睡衣代表什么吗?”戴维关掉了书桌上的台灯。
法拉第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肩膀:“难道是我明天又要早起洗衣服了吗?”
“不,亲爱的法拉第。”戴维挑了挑眉。
“那是?”
“当然是睡觉了。”戴维指着法拉第身上的睡衣,再看看挂钟,“难道你在工作时没有时间概念吗?”
“如果你以后的手稿不那么凌乱的话,我就可以在凌晨之前上床睡觉了。”法拉第帮戴维将枕头摆好。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快快睡觉才是正事。”戴维挑了挑秀气的眉毛,“别忘了你明天还要上阿贝尔教授*的数学课。”
“哦,上帝!”法拉第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疼起来。
戴维微笑着关闭了床头灯:“所以,晚安。”
“晚安。”
当头触碰到柔软的枕头时,法拉第的睡意却不是那么浓烈了。
在努力闭上眼睛5分钟后,法拉第放弃了继续尝试,他很清楚他现在根本不想睡觉 他希望现在自己正坐在书桌前,整理戴维老师关于碘的论文草稿或者修改他的戴维灯。
想到戴维,法拉第便扭头看着正合目睡在自己旁边的人。
戴维老师他今天很累吧,这么快就睡着了。
听着戴维均匀的呼吸声,法拉第如是想。
既然睡不着,法拉第索性坐起来,他动作很轻,生怕吵醒了戴维。就着皎洁的月光,法拉第的视线落在的戴维的紧皱的眉头上。
“戴维老师最近一定因为安培教授的事情而烦恼吧。”
法拉第记得前天戴维怒气冲冲地闯进实验室,将一封信摔在实验桌上,双手叉腰喘着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情景,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小猫一样。想到这里,法拉第轻轻笑了一下。
看自己还是没有睡意,就轻手轻脚地下床,帮戴维盖好被子,离开房间去书房继续工作。
“嘿,你打算就这样不需要实验就改进我的戴维灯吗?”
法拉第听到声音,从手稿中抬起头来,一眼就看见了斜靠着书房们的戴维。
“戴维老师,我吵醒你了吗?”法拉第有些惊讶,戴维老师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刚才关门的时候一不留神声音太大了吵醒了戴维老师了吗?
戴维耸了耸肩:“在你帮我盖好被子的时候我就醒了。”
“那……”法拉第有些沮丧地低下头,“我以为我动作已经很轻,不会打扰你睡眠的……”
“或许吧,不过我最近浅眠。”
“是因为安培教授吗?”
“准确来说是关于碘的论文的问题。安培总是认为我上一份论文里涉及到的碘有他一部分功劳。”戴维摊了摊手。
“那您怎么回复的呢?”
“我当然是发短信给安培说,别生气了,因为生气也改变不了我的论文已通过这个事实。”
“您这样,隔壁法兰西学院的化学系的领军人物会太待见您的。”
“好在事情已经快进尾声了。”戴维走到法拉第身侧,“对了——”
“什么?”
戴维没有正面回答法拉第的问题,他俯下身,吻上了法拉第有些干燥的嘴唇。
这个吻很轻柔,不带有一丝情欲,戴维并没有继续深入的打算。
“唔,戴维老师您这是……”
“晚安吻。”戴维拉起有些发愣的法拉第走回房间,有些疲倦的说,“现在是睡觉时间,好好休息。”
“万一我睡不着呢?”法拉第头枕着舒服的枕头,问戴维。
“除非你想明天请病假。”戴维转过头,半眯着眼睛盯着法拉第的脖颈处,并做了个手势。
“晚安。”
权衡了一下后,法拉第觉得自己还是闭上眼睛睡觉好一点。
————————————————
熬夜的时候瞎写的,现代AU同居梗,别当真……
熬夜熬多了容易变成手癌卧槽……
————————————————
*阿贝尔,全名尼尔斯·亨利克·阿贝尔(Niels Henrik Abel ,1802年~1829),在21岁时证明了五次方程没有通项公式的表达解,其表述如下:一般五次方程的解不能通过简单的代数公式(即加减乘除和开方)表达出来,但也并不意味着其不能求解。阿贝尔的一生充满坎坷,他21岁游历欧洲时遇到了未婚妻,两人还未成婚他就撒手人寰。临终前,他将未婚妻托付给了朋友,成全了他们的婚姻。
唉,上帝不为你续命啊
纯粹想恶搞一下,要知道法拉第筒子公认的数学渣……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