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我的一生》雷德尔 第一章 初进海军

童年生活
加入海军——或者说到海上去——是我儿时的梦想。我1876年4月24日出生在汉堡附近的万茨贝克,我的父亲汉斯•雷德尔是当时马提亚•克劳德高级中学的法语和英语教师。我的祖父是一所私立学校的业主,在此之前也是一名教师。我的母亲格特拉德•哈特曼是德国宫廷乐师阿尔伯特•哈特曼的女儿。
一名年轻的中学教师的收入并不太多,因此家庭开支必须省吃俭用用意确保我和两个弟弟上学。然而,勤俭节约的经历在我们以后的人生中成为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因为我们很小就学会了过紧日子,懂得了怎样一分一分地省钱。
我们的家庭气氛是严格自律而又充满爱意的。对上帝的敬畏、对正直的热爱、里里外外的清洁卫生,这些习惯都从儿时就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至今还记得,在第一次允许我随父母参加万茨贝克教堂之前,父亲是多么耐心的向我解释参加礼拜的重要性,以及宗教仪式本身的意义。
上学以后,我们兄弟几个很少让父母担心,因为我们都很早懂事。父亲知道我们进行体育训练,如游泳和滑冰;多才多艺的钢琴师母亲则叫我们学习音乐。
我们不仅去城市旅游,还经常去林区和水边,大量的旅行减轻了我们的学习负担。我们逐渐熟悉了汉堡和他的海港,还有撒克逊森林,俾斯麦的城堡就坐落在那里。1888年和1889年我们去了梯蒙多夫海岸,当时那里只有6所房子还去过波罗的海的特拉维蒙迪。在吕贝克湾,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了军舰,那是正在进行训练的双桅船“马斯魁塔”号,这也是我在参加海军以前见到的唯一一艘军舰。我们甚至还登上了“马斯魁塔”号的甲板,但当时的情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1889年,当时我们13岁,我父亲突然被任命为位于西里西亚戈林堡的弗里德里希•威尔海姆高级中学校长。这种晋升肯定了他的学术造诣,期中一部分得自于长期在英、法的研究。然而对于我来说从万茨贝克的文科中学转到戈林堡的半文科中学却带来很大的困难。因为我对法文和拉丁文已经相当熟练,而英文和数学却落后了一年半时间。然而,父亲利用夏季四个月的时间在海边对我进行了集中辅导,是我的英语成绩名列前茅。在戈林堡中学数学教室的指导下,我的几何成绩突飞猛进。
环境的改变比课程的改变更为显著。除了风俗文化的差异,方言的变化再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给我带来较大的麻烦。即使是这样,这些困难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消失了。我们逐渐熟悉了新的家,并慢慢发现沿着巨人山脉旅行同沿着波罗的海港口和海岸旅行一样有趣。
在戈林堡,对我的学业帮助特别大的是教授地理和历史的年轻教授林德尔博士。他的历史课非常生动有趣,不仅设计拿破仑时代和1870年的各个战役,还涉及宪政历史以及现代政治。我十分珍惜他对我的教育和我们之间的友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我回家为1932年去世的双亲扫墓,期间我抽空在他85岁生日的时候拜访了他。
高中时代最快乐的时光是一年一度的到奥登瓦尔德闪的郊游。活动是每年九月份的第二个星期由全校组织的,许多校友及其全家都返校来参加这一庆典,交友过程重要组织学校最优秀的学生发表演讲,组织各种各样的比赛和体育活动,还要组织一场学生们表演的舞蹈,最后打着火把排成长队返回市区。
毕业后,我曾经打算读大学,还曾经有过成为一名军队外科医生的朦胧愿望。但这还学要再学习拉丁语和希腊语课程,因为学习医药学需要有较高的拉丁语和希腊与水平。因而我开始自学拉丁文和希腊文已弥补我在这方面的不足。
在格兰堡中学的最后一年,学校奖励给我一本书。书的作者是冯•维尔纳,书中描写了“普鲁士公主海因里希”号载着军校实习生进行的环球航行,书中有很多海上航行生活的异闻趣事。一年之中,我反复的读那本书,终于意识到我被海军实习生的出海生活深深地吸引了。
不知是这本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还是命运的安排,就在1894年我期末考试前的两个星期,我走进父亲的办公室告诉他我不想学医了,我所希望的是加入海军。我央求父亲去找奥伯克芒多•德•马里恩(海军高级军官),请求他同意给予我入学资格,并送给他一张我的学习成绩登记表。
突然加入海军的决定对大多数父母来说都会感到困惑,因为我的体质不适合这种对身体素质和体力要求比较高的工作。在学校体育课上,我所取得的好成绩都是靠着十二分的努力才得到的。然而,我的父亲对我的选择充满了信心,立即按照我的要求给哪位高级军官写信。尽管这种申请函的时限在去年10月1日就已经截止了,而出人意料的是,我几乎立即就得到了回复,要求我去苏里查的骑兵团参加体能考试,然后做好在4月31日以前去基尔的准备,从收到信到4月31日大约还有不到三十天的时间。
体能考核顺利过关,然而从西里西亚前去基尔,并和几十个完全陌生的海军候选生待在一起,对我来说却是一种痛苦的经历,因为我长这么大很少单独出门。这些活泼年轻的陌生人来自德国的四面八方,来自巴伐利亚的人更是多的出奇。

————————————
最近沉迷于雷叔的学霸光环+军装无法自拔,话说雷叔当年居然和我一样准备报考医学系啊.

评论 ( 5 )
热度 ( 5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