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初级关系

【献给Adah ,感谢你这么多年的陪伴,本来说好过年的时候填完的的,结果被我拖到现在ORZ,不负责任的OOC,求谅解】
1812年12月,法拉第听说戴维先生已经回到伦敦。
“这消息是真的吗?戴维先生已经提前回来了?”法拉第有些不敢相信地询问他的朋友,威廉医生。
“没错,而且他的实验室发生了爆炸。”威廉意味不明地看了法拉第一眼,“戴维爵士伤的很重,头上、手上缠满了绷带,我看啊,至少要有几个月才能进实验室。好啦,我先走了。”
法拉第送威廉医生出门后,坐回书桌前。戴维爵士受伤卧床对法拉第而言是个坏消息,他非常担心戴维就此放弃科学实验。然而,有什么好消息比得上戴维回到伦敦呢?
想到这里,他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戴维爵士站在远处对他伸出了手。
他急忙开始给戴维爵士写信,言辞比上一次写给约瑟夫•班克斯爵士的信更加恳切。法拉第将信连同他整理装订的戴维爵士的演讲录仔细包好一起送到了皇家学院。
走下皇家学院的石阶,法拉第长长呼出一口气:上帝,请您保佑戴维教授看到那封信吧!
早晨,戴维躺在床上,有些无聊地拆看着刚才仆役送来的书信。他在一堆信件中瞥见了一本四开本的书,他拿起来,看见书籍上印着几个烫金的单词:汉弗莱•戴维爵士演讲录。
戴维有些好奇,他不记得自己有出版过什么演讲录啊,这本书是从哪里来的呢?难道是法国那边拉瓦锡的那群追随者特意整理出来羞辱他的?
不过这本书装订的挺不错嘛。
戴维打开书,随手翻了几页,惊讶地发现它是手写的!
戴维信手翻下去,完全怔住了。他只做了4场演讲,每次都在1小时左右,4小时能有多少内容,居然记了整整386页!不仅记录了他已经讲过的,连许多少讲的内容也都补全了。字迹清秀,配有精美的插图,还有一些心德感想。
这本书的作者会是谁?
戴维快速翻到扉页。扉页上写着汉弗莱•戴维爵士。不,不是!再向下,向下看,找到了,迈克尔•法拉第。
可是,这位法拉第是谁呢?戴维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
“嗯,这里还有一封信?”
戴维的眼睛开始隐隐作痛,医生禁止他在养伤这段期间看书,但他还是决定把信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一遍。
“我认为做生意是邪恶与自私的,我的愿望就是逃避生意以便投身科学的事业,在我的想象中,科学会使其研究者变得和蔼、没有偏见,科学事业至少使我鼓起了勇气,并以给戴维先生写信这样简单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愿望,并且希望……他同意我的看法……而同时他满足了我从事科学职业的愿望,但他仍然劝我继续做一个订书匠……他告诉我科学是一位严厉的女主人,并且总是折磨那些为她献身的人而很少给予报答。他嘲笑我关于从事哲学的人是道德高尚的人的看法,并说他要让我在现实中锻炼几年以便我对科学工作有正确的看法。”
天真,直率,真诚,是戴维的第一印象。
法拉第的话语勾起了戴维的记忆。十几年前,自己不也和这位法拉第先生一样,因为出生卑微,家境贫穷而无法接受应受的教育吗?要不是自己得遇贵人相助,说不定现在就和法拉第一样,接受上天和世人的安排,跟着师傅学习然后满师接承衣钵。
戴维在法拉第身上看见了过去的自己的影子,那个敢于向现状挑战,努力追求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他。但法拉第和他又不一样。法拉第比他严谨认真、有条不紊,而戴维他又比法拉第有活力,更加大胆。法拉第的严谨细致的性格在科学研究中是非常可贵的。
他有天赋、勤奋、真挚、有献身精神,那本《演讲录》足以证明,他只是缺少一个机会。
“也许我们两个要是结合在一起效果应该会很不错?”戴维喃喃自语道。
圣诞节早晨,戴维遇到了佩皮斯先生,他是戴维的朋友,同时也是皇家学院资格最老的理事之一。
“亲爱的戴维院士,祝您圣诞快乐!”佩皮斯先生亲切地与戴维握手。
戴维眼睛一亮,心想:这或许是个好机会。
一番寒暄后,戴维将事情告诉佩皮斯先生。
“佩皮斯先生,这里有一封来信,是一名叫做法拉第的年轻人寄来的。他听了我的演讲,并将我所讲的内容整理成一本书给我。他非常热爱科学,请求我提供一个皇家学院的职位给他,”戴维摊了摊手,“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干什么?”佩皮斯有些轻蔑地哼了一声,“叫他去刷试管去吧!他要是还有点用,他就会来的,要是他不肯干,他就是没用的人!”
“不,不”戴维很清楚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得试试,让他干好一点的工作。”
圣诞节晚上,戴维给住在韦默斯街的法拉第回了一封信。
“承蒙寄来大作,读后不胜愉快。它展示了你巨大的热情、记忆力和专心致志的精神。最近我不得不离开伦敦,到一月底才能回来。到时我将在你方便的时候见你。
我很乐意为你效劳。我希望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
先生,我是你顺从、恭谦的仆人。”
戴维努力将自己性格中的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法拉第。
“希望这件伟大的作品能够使亲爱的法拉第先生拥有一个美妙的圣诞夜。”戴维搁下笔,拿起那本演讲录上床阅读。
1813年1月,法拉第终于有机会与他心心念念的戴维爵士相会了。
法拉第准时来到皇家学院,由戴维爵士的助手佩恩先生领他到大厅等候。
法拉第不知道站在哪里才好,手指不停地绞着衣摆,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吱呀——”,门开了。
法拉第抬起头,看见日思夜想的戴维爵士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自己。
“您好,法拉第先生,”戴维亲切地与法拉第握手,“很抱歉现在才见到你。”
“啊”,法拉第感觉自己心怦怦直跳,“您好,戴维爵士……”
“来,我们坐下来谈。”戴维微笑着走向沙发。
法拉第挪着犹豫的脚步走向戴维,有些拘谨地与戴维并肩坐下。
他和戴维的距离是那么近,近到他能够看清戴维的长长的翘起的睫毛。
和一位伟大的学者坐在一起,想想就让法拉第激动,但是戴维的平易近人,消除了他的忐忑不安。
戴维询问了法拉第的境况以及他的理想,他们聊得很投机。
“法拉第先生,皇家学院有空缺的时候我会去找你的。”戴维握住法拉第的手,说。
“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关心!”法拉第半是兴奋半是因为戴维先生主动握住他的手,脸变得通红。
看着法拉第红彤彤的脸,戴维笑的更开心了,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呢。
正当法拉第准备告辞时,戴维突然说:“你走之前想不想看看这里的实验室?它在地下室。”
法拉第高兴地说:“那太好了,先生。”
“来吧。”戴维拉起法拉第的手走出前厅,“实验室里又脏又乱,满地都是碎玻璃屑,你见了一定会摇头的……”
“不不不,不会的……”法拉第连忙回答。
这时戴维看见佩恩先生正向这里走来,便松开手说:“法拉第先生,再见吧!佩恩先生会送你出去的,期待下次见面。”
法拉第再一次感谢戴维爵士,想他行了道别礼之后就跟着佩恩先生下楼。
到达一楼时,佩恩瞧都不瞧一眼法拉第,粗声粗气地说:“喂,走这里。”
“戴维爵士让我看看实验室。”
“戴维爵士让我带你出去。”佩恩狠狠地瞪了一眼法拉第。
楼上,戴维和威廉医生看着法拉第出门。
“看来法拉第在这里不怎么受欢迎呢。”威廉医生斜倚在栏杆上。
“他会受欢迎的。”戴维说。
皇家学院的大门又一次在法拉第身后关闭。
街上很冷,寒风钻进路人的衣服里,人们都缩着脖子快步行走,想要快点拜托寒冷。
但法拉第解下围巾,将它拿在手里挥舞。
上帝,您终于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了吗!您终于愿意对我敞开科学的大门了吗!
不久,法拉第就收到戴维的便签希望他去皇家学院帮几天忙,整理戴维那凌乱的手稿。
两星期后,戴维正在和法拉第聊着天,被仆役通知有要事需要处理。
“你在这里等等,我去去就来。”戴维说。
“好的。”
一路上,仆役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戴维爵士,佩恩先生和皇家学院制造玻璃仪器的师傅发生了口角,把那位师傅打的鼻青脸肿的。现在威廉医生正在为那位师傅治疗。”
“佩恩呢?”戴维冷冷的问。
“还在那里。”
威廉抬起头,发现戴维阴沉着脸走进来。
“戴维爵士我……,我只是一时冲动啊!”佩恩努力想要解释。
“佩恩先生,基于您的脾气暴躁,我现在通知您,您被解雇了。”戴维面无表情地说。
“等等!戴维爵士您要听我解释啊!”佩恩抓住戴维的手臂不让他走。
戴维沉默着甩开佩恩,转身离开。
3月1日,戴维向皇家学院理事会提出让法拉第接替佩恩。
“汉弗莱•戴维爵士有幸通知本理事会,他已经物色到了一个愿意接替韦廉•佩恩职务的人。他的名字是迈克尔•法拉第,是一个22岁的青年。根据汉弗莱•戴维爵士的观察和了解,他是这项职务的合适人选。他作风正派,积极肯干,性情和善,聪慧机敏。在佩恩先生离职的时候,这个青年愿意按照同样待遇在本院工作。”
几天后,理事会通过了戴维的提议。
夜晚,法拉第刚准备上床睡觉,忽然听见楼下大门处有人在大声敲门。他打开窗户,将头探出去,发现戴维爵士的马车正停在窄小的韦默斯街上。他与站在马车边的戴维四目相对,戴维微笑着对招了招手。
法拉第意识到,他的机会来了。
他顾不上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随手抓起搁在椅子上的外衣就冲下楼去。
来到戴维身边,法拉第兴奋地问候:“晚上好,戴维爵士!”
“我是来告诉你,”戴维接过法拉第手中的外衣帮他披上,“如果你的愿望没有改变的话,祝贺你将获得实验室助理的职务。”
“真的吗?”法拉第像个孩子一样睁大了双眼。
戴维从没有见过一个成年人可以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一样纯洁天真:“周薪25先令,外加皇家学院顶楼上的两件住房,怎么样?”
“那这样我就可以经常和您讨论问题了?”法拉第沉浸在戴维带来的好消息中,这一刻,戴维就像是科学的使者,要引领他进入圣殿。
“当然。”戴维情不自禁地揉了揉法拉第的柔软的头发,“随时欢迎。”
法拉第一次,真正感觉到科学圣殿的大门向他打开了,他将和他的戴维老师一起投身科学,这对于法拉第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幸福。

【放完就跑,中间戴维解雇佩恩那段就是单纯想把戴维的另一面表现出来,不过感觉我失败了ORZ,评论就是动力啊动力】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