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草稿纸
【To Adah, we are always friend ——Your friend ,William 】
邓尼茨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尴尬。
现在他和雷德尔先生面对面坐在图书馆里。本来只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偶遇,但一想到前几天他还和雷德尔先生大吵一架,邓尼茨就有一种想要推开椅子跑出去的冲动。
但他没有这么做,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这样做。如果跑开,雷德尔会误以为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不敢面对他的。
雷德尔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一脸平静地打开书开始阅读,时不时地在笔记本上做点记录。
邓尼茨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继续算数学题。
但是,他怎么也无法集中精力。满脑子都是雷德尔。
雷德尔先生还在生气吗?
雷德尔先生有没有在卡尔斯面前说我不好?
雷德尔先生会就此不让我参加下个月的数学初赛吗?
邓尼茨觉得自己快要奔溃了。他强迫自己集中精力阅读题目,但还是失败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金色短发,忍不住抬头偷偷瞄一眼雷德尔先生。
雷德尔像是完全沉浸在书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对面坐着邓尼茨,那个之前公然顶撞自己的学生。
邓尼茨咬了咬嘴唇,好吧,他认输,要是不了解雷德尔现在对自己的看法他是写不了数学了。
他取出一张新的草稿纸,写道:雷德尔先生,您在看什么书?
他承认这个开头有些蠢,犹豫再三,他还是将草稿纸推向了坐在对面的雷德尔。然后在雷德尔抬头的瞬间飞快地低下头假装在计算。
雷德尔听到纸张摩擦桌面的声音,抬头看时就发现自己的面前放着一张写了字的草稿纸。毫无疑问,一定是来自邓尼茨的。
雷德尔一想到邓尼茨,耳边就回响起当时邓尼茨对他大声抗议的话“您这是在实行独裁统治!”
想到这里,雷德尔再次愤怒起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大声的对他抗议。
他低下头,准备无视那张草稿纸。
但他的内心告诉他,他不是已经谅解邓尼茨了吗,为什么还要去计较过去的事?
他叹了口气,拿起草稿纸开始看。
当邓尼茨从数学作业里抬起头来时,发现那张草稿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还多了一行字。
他偷偷观察者雷德尔先生,但他只是低着头在看书。
邓尼茨将下巴搁在作业上,看雷德尔的回复:邓尼茨,我并不觉得你是真的对我所看的书感兴趣。
邓尼茨觉得自己现在很囧,没想到雷德尔回复的这么直白。
“我为上次的行为感到抱歉,我不该那么说你的。我希望雷德尔先生您能够原谅我。”
将草稿纸推过去后就趴在桌上捂住了脑袋。他知道雷德尔是什么样的人,他不想直视雷德尔的眼睛,他怕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里面饱含愤怒或是冷漠。
他不想再次失去他爱的人,他太需要雷德尔先生给予他温暖。
他爱雷德尔,是的,非常爱。但他不能说,天主教认为同性之间的爱是不洁的,是罪有罪的。作为天主教徒的雷德尔一定也秉持着这种观点。他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而让雷德尔彻底地厌恶自己,鄙视自己。他只能将那柔弱的感情埋藏在心底。
他真的,真的,不能失去雷德尔。
对面传来了钢笔在纸上书写的声音。
“雷德尔先生会写什么?”邓尼茨忍不住想。
接着,纸被推了回来。
邓尼茨使自己镇定下来,面无表情地拿起纸,他已经做了最坏的设想。
“我已经对那件事情释怀了,当时是我过于激动了。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回到从前的关系,和睦相处。”
邓尼茨瞪大了双眼,再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那句话。
雷德尔先生真的原谅我了!
邓尼茨之前的悲观情绪被喜悦冲走了。
他快速的抬头,与雷德尔先生的视线接触。
他看到雷德尔先生微笑的看着他,眼神不是冷淡而是温和。
邓尼茨看到雷德尔动了动嘴唇,然后就收拾好书与笔记本离开了座位。
邓尼茨笑了起来,再一次低头将自己埋进数学里。
因为雷德尔说的是:“卡尔,不要在意之前的事情,你永远是我的骄傲。”

【好吧,我承认这篇文章是很烂,但是请相信我努力在北极圈生火的决心,冷CP自产粮求理解⊙▽⊙关于邓尼茨的感情的那一段我是这样理解的,邓尼茨从小就失去母亲,而他的父亲不能给他足够的温暖,所以当雷德尔出现并给予他关心时,他就舍不得离开雷德尔,因为他渴望温暖,当然这只是小说里的安排哈哈。真实的雷德尔对邓尼茨其实是欣赏他的才能,对他这个人不咋地。所以,各位别把文里写的东西当真,一切还是以历史为准哈。
其实这篇文是有一个前提背景的,不过那是另一篇文要交代的,不要问我什么时候放上来,请让我大喊一声:
拖稿大法万岁!】

评论 ( 9 )
热度 ( 21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