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开始
[To Adah, Happy New Year !——Your Sincerely Friend, William. ]
法拉第紧紧攥着口袋里当斯先生赠给他的戴维先生的化学演讲的入场券,低着头走在积雪的道路上。
1812年2月的伦敦,依旧很冷。但这并不妨碍皮卡迪利广场成为伦敦的花花世界。
这里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到处能够听到人们的谈话声,马车驶过雪地的“哒哒”声。上流社会的人士坐在高贵的马车里,携带着美丽的女郎奔向属于他们的圈子。偶尔会有一张打扮精致的面孔透过车窗瞥一眼街道上步行的普通市民,这时,如果马车从你身旁经过,你就会听到轻薄的笑声。
法拉第像是没有看见来来往往的马车和群众,没有听到刚刚那位贵妇人的轻蔑的笑声一样,只顾低着头匆匆前往艾伯马尔街。
从里波先生的店铺到目的地虽然并不远,但是却法拉第觉得自己走得很漫长。
6年多了,6年多的不懈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这么多年来,他将他的业余时间以及精力全部奉献给了科学。如今,他就要通往神圣科学的殿堂。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就被期待、兴奋、激动占据。他摸了摸夹在腋下的笔记本,轻轻地笑了起来。
当面前出现一幢灰白色的四层大楼时,法拉第停下脚步。他抬起头,盯着刻有“英国皇家学院”的石檐,心情不自禁地怦怦跳了起来。
他仿佛看到美丽的科学女神在对他招手,智慧女神雅典娜在对他微笑。
正当法拉第走上第一级台阶时,他猛地发现大门紧闭着。
法拉第这才意识到,他来得太早了。
无奈,他只好在雪地里走来走去,思考着:“戴维先生是位怎么样的人呢?他会怎么样做实验,讲解化学呢?”
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戴维先生。
忽然,他的面前传来马的响鼻声,他反应过来,连忙躲闪。
马车们被打开,接着,一位打扮华丽,穿着入时的贵妇人由仆人搀扶着走下马车。
皇家学院沉重的两扇门被打开,一位穿制服的仆人连忙跑出来,恭敬地将贵妇人迎了进去。后来,有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人,不过大多数是上流社会的人士。
法拉第看看他们的华美的服饰,再低头瞧瞧自己的单薄的旧衣服,不禁有些窘迫。一想到自己等会还要坐在一群贵族之间,就觉得脸发烫。
但是,他不能错过讲座,那可是他梦想的起点!
想到这里,法拉第深吸一口气走上台阶,慢慢吞吞地跟在一群听众后面进入皇家学院。大厅被照的亮如白昼,放眼看去,大部分都是穿金戴银的贵族。
法拉第愣住了:“上帝啊,我真的要在这里听演讲吗……”
“嘿,法拉第!”
正当法拉第不知道该往哪边走的时候,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法拉第回过神来,发现当斯先生笑呵呵地迎了上来。
“当斯先生!”法拉第走上前。
有当斯先生陪着,法拉第觉得自在多了。他们登上台阶,从演讲厅的后面进去。
法拉第坐在第七排正中间。因为座位是呈阶梯状,越往上越高,所以他能够清楚地看到演讲台。而且法拉第的座位下面有一条过道,前面有栏杆,可以舒展手臂,非常适合做笔记。
他像一位等待戏剧开场的观众一样,期待着戴维先生的精彩的表演。
当戴维先生出现在会场时,大厅里爆发出一阵掌声。他向观众欠了欠身,迈着轻快的步伐快步走到马蹄形的演讲台旁边,对着观众频频微笑点头。
大厅里安静下来,戴维先生开讲了。他今天的主题是发热发光物质。
戴维一开口,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吸引住法拉第了。
戴维个子不算高,但是身体匀称。他的前额在缕缕棕发下显得雪白,就像是雪花石塑造成的雕像一样。那双褐色的大眼睛,明亮而深邃,使人想要沉浸在里面。他语速很快,精神抖擞,神采奕奕。
法拉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盯着戴维先生。他从来没见过如此有魅力的人。
直到他与戴维四目相对,不过戴维很快就移走视线。他清醒过来,打开笔记本开始飞快的记录,戴维在不停地讲,法拉第在不停地记,一页又一页,法拉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
期间戴维与法拉第的视线相遇几次,但又匆匆分开,戴维看的是法拉第下面的种,法拉第看的则是演讲台上的仪器。
整个演讲就好像一场甜美的梦。但是,梦太短促了,戴维先生只讲了1小时。
当他离开时,人们才反应过来,一阵掌声过后是人们惋惜的声音。
“为什么戴维先生不能多讲一会呢?”法拉第还在回忆刚刚结束的演讲,“真是太美妙了!”
几次演讲下来,法拉第觉得自己提升了不少。
他想要站在戴维的身边,进入科学的领域,他已经下定决心。
他坐在小小的书桌前,就着昏暗的烛光,开始整理戴维的演讲纪录。就像是重温旧梦,他再一次的,和戴维以及戴维的科学相遇了。
戴维那种俊美的面孔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出来,他优美动听的话语在他耳边回荡。
但是梦归梦,醒来后法拉第意识到戴维爵士已经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出去度蜜月了。而他呢,离戴维还远呢。
戴维就像是他的阳光,照亮他的科学之路。
上帝,他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装帧铺里,他想要在科学的海洋里徜徉。
该怎么办呢?
“向戴维爵士求助吧,最好,最好现在就给他写封信。对,现在就写。我的信纸呢……”法拉第开始寻找信纸。
但他突然想起戴维爵士已经离开伦敦了,不到冬天是不会回来了。
该怎么办呢?
法拉第陷入了沉思。

【我觉得我要背叛组织了,妈妈为什么我觉得戴维是bottom 啊,快来告诉我戴维是top法拉第才是bottom !北极圈自生火求助攻!】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