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科学圈】Makes me alive again (卡皮查x朗道)

卡皮查x朗道

OOC预警

推荐配合Vitas的《Я тебя люблю》一起食用

 

-

监狱的阴冷逼迫肠胃一阵阵的作痛,黑暗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咽喉,腥腻从食道里翻涌上来,却又被生生地咽下。 

昏暗的牢房里静的能听清朗道自己的呼吸声,不会有人发表一些可笑的言论来浪费他的时间,也不必要去听那些被投入监狱的人的毫无用处的哭喊声,他的大脑没有办法停下来,无尽的黑暗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他的希望。 

我最多只能活半年。 

朗道抱住了头,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你还好吗?”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朗道转头,看见了站在铁栏外面的卡皮查。 

他还是和之前一样,穿着西装,叼着烟斗,只是面孔上的褶皱又多了几道。 

“谢谢您,我还活着,”朗道快步走到卡皮查的面前,紧紧握住了他的双手,就像是即将沉入海底的人紧紧攥住漂浮在茫茫大海上的一块木板,“我快要疯了,我觉得我最多只能再活半年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见到卡皮查,都能让朗道将几度挣扎着咽下去的痛苦都倾诉出来。卡皮查就像是值得信任的兄长一样,安抚了朗道被囚禁在阴暗牢狱中的心灵。 

 “我这次来有一个好消息,”卡皮查说道。

朗道扯了扯嘴角,松开了握住卡皮查的手:“不过是希望的幻想罢了。”

在无尽的黑暗中度过了一段时间,早已让朗道心中那团熊熊燃烧的希望之火熄灭殆尽。他也曾幻想过会有人来拯救他,他也曾梦到过自己被无罪释放,梦醒之后,又被失望所吞噬。不管卡皮查带来的消息是真是假,他都不想再去辩证了。

“听着,列夫,”卡皮查取下烟斗,直视着面前低着头抿着唇的青年,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

“我通过实验发现在液氦II中热量的流动伴随着液体的机械流动,你知道的,这涉及了到低温问题。”

“您也开始准备着手研究低温问题了?”朗道抹了一把脸,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意识到了卡皮查的话中之意。

“我们需要你,于是我写了一封信给斯大林同志和莫洛托夫同志,告诉他们,如果没有朗道,那位我的工作就无法继续下去。”他微笑着眨了眨眼睛,“因为全苏联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就同意的。”朗道一向对斯大林没什么好感,他很清楚斯大林是怎么处理关于他的问题的。

他因为散发反动传单而被指控为“德国间谍”,然后遭到逮捕。

朗道冷笑一声,他的思想是自由的,但无时无刻不被囚禁在牢笼里。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监狱里的空气太过浑浊压抑了,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是多么想爬上那唯一的一闪铁栏窗口,击碎那冰冷的铁条,多少让空气流通一些,让清醒着的洁净空气带着希望驱走阴翳。

“我当然知道他们会拒绝,所有我说,要么无罪释放朗道,要么我自己就辞职离开研究所。他们不会希望在科学领域输给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

他看到逆着光站在他面前的青年,那双清澈的眼睛睁大,惊讶、迷惑、猜疑、惊喜同时举起在一起。

朗道简直不敢相信刚刚卡皮查说了什么,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个单词:надежда !*

Он принес надежду!*

当着一种新的意识诞生的时候,卡皮查觉得自己在这个男孩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不同于他人的活力。

“所以,尊敬的列夫·达维多维奇·朗道先生,我很期待在春天再次与您见面。”他伸出手,用力握住了男孩的右手,然后重新叼着烟斗转身离开。

知道卡皮查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朗道才从欣喜之中回过神来。

他现在满脑子都想着工作,更多的工作。

每一个脑细胞都活跃着,盼望着回到那熟悉的实验室中,站在那个刚刚给他带来福音的人身边。

啊,他是多么的渴望赶快飞进他的实验室,关上门,潜心沉迷于他的研究啊!

If winter comes,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

朗道一直都记得1940年的春天。

在万物复苏的季节,他在被关押了近一年后终于被无罪释放。

尽管寒气不断试图钻进他的衣领之中,但是他完全不在意。

他的心是滚烫的,他的身躯是温暖的。那一颗如水晶一般纯洁的同样温暖的心的主人就站在监狱的大门外,他的身后是略有些阴暗的天空,道路旁的树木裸露着灰棕色的粗糙枝干,但是朗道只知道,他的心和他一样在跳动。

卡皮查走上前,紧紧地抱住了青年瘦弱的身躯。

朗道将头埋进那个人温暖安全的怀抱之中,有些贪婪地汲取着自由的空气,和那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烟草味。

“Спасибо,Piter.”*他在那个人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卡皮查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英国时,卢瑟福先生偶然提起的一句话。

In a low, tremulous undertone which affected me extremely.*

朗道睁开眼睛,笑着离开卡皮查的怀抱。

来吧,我们想象中曙光似的闪动,还不是生命的又一个阳光充满的清晨的预告?*

 

-

多年后,在卡皮查70寿辰时,朗道曾这样讲:“……今天看来,这样的控告似乎十分可笑,但在那时这可不是笑话。我在狱中度过了一年,但显然无法再支持半年——我简直要死了。……用不着喧染什么,在那些年月,卡皮查的举动需要大勇、大德和水晶般纯洁的人格。”

Я пришел дать эту песню*

Из хрустальных слёз*

Не забудь и ты эти летние*

 

Я люблю тебя, мой свет,
我爱你,我的光明
Твоим теплом навек согрет.
你带来了来温暖
Храни любовь, не отпускай –
用双手守护着爱

Я с тобой.
我与你同在

Я тебя люблю*

 

FIN.

 

_

*надежда :希望

*Он принес надежду!:他带来了希望!

*If winter comes,can spring be far behind?: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雪莱 《西风颂》

 *Спасибо,Piter:谢谢你,彼得。

*In a low, tremulous undertone which affected me extremely.:那低沉而颤抖的鸣啭深深地感染了我。

*来吧,我们想象中曙光似的闪动,还不是生命的又一个阳光充满的清晨的预告?——徐志摩 《新月的态度》

*Я пришел дать эту песню:我来献上一首歌

*Из хрустальных слёз:用水晶泪写成的一首歌

*Не забудь и ты эти летние:但愿从今后 你我永不忘

*Я тебя люблю:我爱你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