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新默新】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01

主要是因为今天上课的时候有两个老铁借着提问的环节求婚成功啦

于是有了这个脑洞啦

依旧是自割腿肉

涉及CP :胡花,猪波,戈穆,豆腐丝,直球

今天闪婚组复婚了吗

 

距离下课10分钟时,勒夫教授合上了书本。

“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他清了清嗓子,用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看着讲台下开始蠢蠢欲动的学生。

穆勒明目张胆地侧过身子和斜前座的戈麦斯说话;胡梅尔斯笑着附在赫韦德斯耳畔似乎在说些什么,赫韦德斯红着脸不清不重地将一脸微笑的胡梅尔斯推开;罗伊斯把一只耳机塞入右耳中,嘴唇一张一合看起来像是在和某个波兰人打电话……

反正都要放假了,谁还在乎课堂纪律?

正在埋头和巧克力棒奋斗的格策表示,纪律委员施魏因施泰格忙着和他的小甜甜波多尔斯基派放今日份的狗粮没有时间管他们。

他把最后一口巧克力当作是纪律一口吞进肚子,然后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小肚子。

“静一静,静一静。”勒夫教授不得不提高了嗓门,喊到。

果然,声音一下子小了下去,视线都聚集在了讲台后的勒夫身上。

勒夫满意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才缓缓说道:“现在我们来进行提问吧。”

“不是吧马上都要放假了还提什么问啊,我还等着掐点出教室门呢。”穆勒第一个表示反对。

“嘘,听教授把话说完。”戈麦斯偏过头,伸出手摸了摸穆勒的头发。

一旁的格罗斯克罗伊茨淡定地转过头去,表示自己已经习惯做一个电灯泡了。

而诺伊尔似乎在想些什么,心不在焉地用笔在草稿纸上划着圈。

“这次的方式比较特别,”勒夫摸了摸鼻翼,说道,“一个人提问,然后指定一个人来回答,回答什么都可以,但只能提问5个问题。”

“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吗?”胡梅尔斯举起手,问道。

“对。”

“哇哦,听起来很刺激。”

“所以谁想做第一个尝试者?”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猜测第一个人是谁。

不知道是哪个人在底下小声地说了一句“班长做个表率作用呗”,好巧不巧地被罗伊斯听见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火箭欣喜地告诉了格策,格策嘴巴里嚼着面包腮帮子鼓鼓地跟一旁的博阿滕说,心地正直的时尚潮男会意地一笑,用笔戳了戳前方的诺伊尔。

作为秉持着“你若安好,必要坑你到老”优良原则的打牌四人组之一的胡梅尔斯看见了博阿滕的动作,非常愉悦地大声说道:“勒夫教授,曼努说他想试一试!”

当诺伊尔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抬头就发现一群人盯着他,前段时间在群里嚎着“胡子代表了我对贝尼的爱,胡子留多久,爱就有多深沉”的某大头对他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一直安静地坐在金特尔身旁的克拉默也向他投来了期待的目光。

“既然这样,那就你来吧。”勒夫指了指诺伊尔,微笑着说道。于是在一众人的看热闹的掌声中诺伊尔一脸日了狗了的表情双手撑着桌子,不情不愿地慢慢站了起来。

“现在选择一个你要提问的人吧。”

他叹了口气,开始任命地寻找他的提问对象。

一双湛蓝的眼睛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坐在角落里的克拉默。

在诺伊尔的印象里,刚转系过来不久的克拉默似乎总是安安静静地待在角落里认真听课记笔记,系与系之间的比赛也是坐在一旁看着他们。

其实曼努一直有一个秘密,在他看见克拉默的第一眼,他就沉迷于他的那双眼睛里。

克拉默的眼睛,蓝的纯粹,蓝的透彻,就像是透过无数光彩的蓝色玻璃珠,闪烁着光芒。

此刻,他一手撑着头,一手转着笔看着他。

几乎是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诺伊尔就决定了人选。

“我想提问克里斯托夫 克拉默。”诺伊尔听见自己大声地说道。

“好,那就克拉默吧。”

于是克拉默在掌声之中放下笔,晕晕乎乎地站了起来,看着曼努。

“第一个问题,”诺伊尔摸了摸鼻子,说,“你愿意和我们一起踢比赛吗,就是下一次和英语系的欧洲学院杯。”

“可以啊,只要校球队不让我坐板凳就可以了。”克拉默摸了摸下巴,说道。

“第二个问题,”似乎是因为第一个问题,诺伊尔这一次明显放松了许多,“你有对象吗?”

“唔,”克拉默有一些意外诺伊尔的提问,“没有。”

穆勒和胡梅尔斯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

“第三个问题,”诺伊尔深吸一口气,双手握拳,“你希望有一个对象吗?”

“咦——”原本还在聊天的人纷纷止住了话头集中注意力,他们都在猜那个球场上胜似铜墙铁壁的一脸严肃的门将爸爸诺伊尔的下一个问题。

“不建议呢。”克拉默忽然对着诺伊尔露齿一笑,挑了挑右眉。

“那你愿意有一个男朋友吗?”

“哇哦哇哦哇哦。”戈麦斯像是看透了什么,吹了声口哨。

其余的怪叫声也此起彼伏,金特尔对着克拉默做了一个鬼脸,克拉默有些不好意思地撸了撸他的头发。

“不建议。”他低着头看着桌上摊开的课本,有些含含糊糊地说道。

“那假如我让你做我的对象,你愿意吗?”这句话犹如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在班里炸开。

谁都没有想到那个满脸正直严肃的曼努埃尔 诺伊尔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哪是提问啊,这再接下去,都快赶上求婚了。胡梅尔斯在心里吐槽道。

诺伊尔低着头不敢看克拉默的反应,他觉得自己的脸部温度太高了,滚烫滚烫的,不用想都能知道他的脸已经红透了。

“我愿意。”一字一字地、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原本还吵吵嚷嚷的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胡梅尔斯和穆勒都不可思议地盯着诺伊尔,站在讲台上的勒夫抚摸着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去。

“我愿意。”克拉默再一次重复了他的回答。

简洁、吐字清晰,是接受表白没错了。

诺伊尔猛地抬起头,一头撞进了克拉默那双眼睛。

他的唇角微微上扬,看着学生中间的诺伊尔 。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