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那些年的爱因斯坦与相对论的发展:爱丁顿 02

上期:那些年的爱因斯坦与相对论的发展:爱丁顿 01

——————————————————————————————

接着上一期继续说。

我们都知道,水星是距离太阳最近,受到引力效应最强,轨道被拉得相当长的行星。广义相对论预言它的轨道椭圆的长轴应该围绕着太阳以大约每1万年1度的速率运动。尽管这个效应如此微小,但在1915年前就已经被注意到了,并且被作为爱因斯坦理论的第一个验证。

可惜因为某一世界性的理由非常简单粗暴的战争而被迫暂停。

而这个也是爱丁顿的目的之一。

爱丁顿所记录的16张照片只有2张有足够的亮星可以被用来测量光的偏折,他们的到的值是1.61弧秒,加减误差0.3弧秒,与爱因斯坦预言的1.7弧秒一致。当他们分析索布拉尔的数据时,结果令人担忧,测得的数据为0.93弧秒。

众人一看傻眼了,这和相对论预言的数值相差也太大了吧!这和牛顿的预测值倒是非常接近啊!怎么办!

有人说:我们的照相机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

一听,感觉去调查,最后发现这些数据都来自同一台因为受热而变形的仪器的照相底片。

而对索布拉尔备份观察用的较小的望远镜数据进行分析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光线偏折为1.98弧秒,误差仅为0.12弧秒,爱因斯坦的预言再次得到了验证。

脑补一下,当爱丁顿手里捏着这几张由他亲手拍摄下来的照片,激动地说:“这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瞬间。我们第一个观测到了星光在太阳附近的偏折,第一个证实了伟大的相对论所预言的太阳的引力使星光弯曲。”

掏出随身携带的怀表,轻轻地说:William,我做到了……

1919年11月6日,考察队向英国皇家学会和皇家天文学会联席会展示了他们的成果。在弗兰克·戴森主持的一系列讨论中,日食队的不同的测量结果展现在杰出的同行面前。索布拉尔远征队所面临的问题再次得到了讨论,在众人充满了期待的注视下,爱丁顿一字一顿地宣布:日食测量证实了爱因斯坦的预言。

经典的物理学世纪对决,爱因斯坦KO牛顿!

爱因斯坦迎来了他的时代!

两支科考队返回英国后,洛伦兹就立刻给爱因斯坦发了一份电报说:“现在可以肯定,您的广义相对论已经被证实。”在电报里,他还向爱因斯坦表示了最为热烈的祝贺。

当爱因斯坦接到这封电报后,激动地把勺子一扔,从椅子上蹦起来把这个喜讯告诉自己的母亲。

“    亲爱的母亲:

今天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洛伦兹来电,英国观测对证实了光线在太阳附近的偏折,……”

其实说句大实话,在爱因斯坦看来,如果观测结果与广义相对论不符合,那才是真正的怪事。

来自学霸的蜜汁自信,吾等随便感受感受就好……

这一爆炸性的调查结果,把整个英国物理学界震了个底朝天啊。

英国皇家学会主席J.J.汤姆孙说,这次观测是“自牛顿时代以来在引力讨论方面而取得的最重要的成果。”

随后他又补充说道:“如果这证明爱因斯坦的推理是站得住脚的——它已经承受住了关于水星近日点和这次的日食观测这两项极为严酷检验的考察——那么这一结果就是人类思想的最高成就之一。”

在伯灵顿宫会议后第二天,汤姆孙的话就登上了伦敦的《泰晤士报》,这篇文章和标题为“死亡的光荣”的庆祝停战纪念日的文章并列,标题为“科学革命,宇宙新论,牛顿被推翻了”。

同时关于爱因斯坦的新理论和爱丁顿的远征的各种新闻和观点不胫而走,很快就传播到了整个讲英语的国家。

到了11月10日,消息已经传到了老美,《纽约时报》的发文标题真的让我无语了很长时间\(;¬_¬),“天堂里所有的光全部都是歪斜的”,“爱因斯坦理论的胜利”

还有非常令人费解的“星星并不在他们被看到的或者计算给出的位置上,但你不必担心”

总而言之,爱因斯坦爆红,全世界都在讨论他的相对论。

爱丁顿也因此确立了自己作为新物理学先知的地位。

从那时起,他俨然成为了每个人在讨论新的相对论时都会提到的为数不多的权威之一。他的意见受到了追评,成为凌驾于其他人的关于爱因斯坦理论该如何解释或者发展的指南。

【这句话非常重要,接下来的钱德拉的部分也与这句话有关系。】

这次英国人证明德国人的理论被欢呼为战后两国和好的伟大行动,之前都是要互相打口水战,恨不得把对方往死里踩的态度,那架势估计和当年牛顿率领一大批小迷弟和莱布尼茨撕逼差不了多少。

战争虽然结束了,但对德国科学家挥之不去的敌意仍然存在于英国科学界中。

就算爱因斯坦他没签名,1913年,他也接受了普朗克的邀请加入了威廉皇家研究所,就是那里的人研制出了氯气害了我们那么多的士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要黑他!

这时候就有人蹦出来了:不要着急!我先调查一下!

一看,吼,人家爱因斯坦是瑞士籍的犹太人,早就脱离德国籍贯了。

当爱丁顿的历史性结果在英国皇家天文学学会上公布后,爱因斯坦曾经在《泰晤士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文章这样写道:“在德国,我被称作德国的科学家,而在英国,我的代表瑞士的犹太人。倘若命中注定我就该扮演一个惹人嫌的角色,那么一切又将颠倒过来:对的国人来说,我是瑞士籍的犹太人,而对于英国人来说,我是德国科学家。”

广义相对论问世以后,当时能理解这个理论的人寥寥无几,亚瑟·斯坦利·爱丁顿很喜欢讲述他自己在某次皇家学会会议上的经历。

有人走过来说:“爱丁顿教授,你一定是世界上仅有的理解广义相对论的3个人中的一个。”

看到爱丁顿在犹豫,提问者继续说:“请不要谦虚。”

爱丁顿回答道:“恰恰相反,我正在想那第三个人是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NDING

我终于!

把拖了2年的坑填掉了!

来自还有吃午饭,早饭也没有吃,正准备去买墨西哥鸡肉卷的熬了一整晚现在还没有睡觉的很颓的标准宅男威廉

评论
热度 ( 23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