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这么多年了,外祖父始终记得1937年的扬子江,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死尸之江。
婴儿、孩童、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的尸体就像是木排一样浮在被血染红的江面上。他还记得他的亲戚长辈带着他从水西门逃去国际安全区,他记得日本士兵强行闯入时的喊叫声,他还记得妇女儿童老人的哭喊声和救命声。
他还记得当他们一家逃离南京市,在城郊,他的叔父被日本士兵的机枪射杀,他还记得他叔父的鲜红的血液溅到他的脸上,他始终忘不了他叔父死去前的充满恐惧的眼神。
他忘不了从教堂窗户向外看,楼下骑着马的日本士兵,他始终觉得,日本士兵是多么的高大,可是轻轻松松地屠杀他的家族成员。
他还记得他姐姐的丈夫,一位军官,在硝烟中穿行,最后无奈地被催进车中,撤离南京。
他始终忘不了1937年,那个让他失去了家园、家人的日子。
我知道,那些伤痛他永远无法忘记。
只愿他能够安度晚年,不再经历这些。

评论
热度 ( 7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