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没有时间的世界》 中人物关系梳理:哥德尔相关 01

2017年哥德尔相关最后一弹_(┐「ε:)_
关于《没有时间的世界》这一本书,总体来说有2点需要注意:①比起科普八卦来说x  ,其中还是理论部分居多②有许多人名的翻译与我们普遍熟知的翻译不同,所以我这里整理的时候,尽量附上英文,再把人名换成了我们所熟知的翻译方式,但是不可能100%到位,所以请大家理解qwq 
这里是一些我目前整理的哥德尔相关的文章,还有一些孟格的论文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b7l9lO 密码: dmuc

这里稍微整理了一下以前写的哥德尔相关,我知道渣的看不下去ORZ,大家别嫌弃qwq

爱因斯坦、哥德尔、海森堡的相同与不同【自整理】

关于哥德尔和摩根斯坦的关系我这里就不再说一遍了,看这里吧( • ̀ω•́ )✧【摩根斯坦x哥德尔】病房里的交谈

哥德尔与爱因斯坦走这里:理科安利你吃吗:哥德尔不完全安利

上帝本体论的一些简单的科普:这里

————————————————————————


1.巴柯尔

哥德尔对于自然科学的最终意义持保留态度,即使科学让我们(如他所述)制造出电视机和炸弹。在研究所的晚宴上,年轻的巴柯尔(John Bachall)自我介绍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天文物理人员,哥德尔回应说他不相信自然科学,把巴柯尔吓了一跳。

2.厄多斯

哥德尔的同事,匈牙利数学家保罗·厄多斯(Paul Erods)忍不住说:“你应该成为数学家,让人们来研究你,而不是你在研究莱布尼茨。”

说起厄多斯,他一生发表了1525篇论文,著作32部,打破欧拉保持的75卷论文的高产纪录,堪称当代最高产的数学家。

3.孟格

孟格(Karl Menger)曾经对哥德尔说:“你对于莱布尼茨有替代型被害妄想症!”跟许多受启蒙运动影响的知识分子一样,孟格继续追问,要是果真如此,那么伏尔泰(Voltaire)所有的论文为什么都没有被销毁?

哥德尔回答说:“有任何人因为读伏尔泰而变得聪明吗?”

孟格: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Д`)ノ

 

由于哥德尔具有过人的清晰思考能力,上学是许多同学都想和他一起学习,他也很愿意花时间耐心的与同学交谈。

他的朋友孟格这样写道,哥德尔“总是很快的掌握问题的关键。而且他的响应往往开启了提问者的新视野,他充分表达他的洞见……带点羞赧且迷人,让听者升起一股温暖又亲切的感觉。”但是哥德尔的害羞不应该被误解成怯懦。在当时已有名气的卡尔纳普(Rudolf Carnap )曾建议年轻的哥德尔去为百科全书编写新的条目,以便得到认同,哥德尔响应说 他并不需要这种方式成名。

虽然哥德尔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但是哥德尔仍和几位同事以及教授建立起了不错的交情,其中就包括卡纳普、他的教授汉恩、 菲格尔(Herbert Feigl )和纳特金(Marcel Natkin )。冯•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 )也成为了他的好朋友,而且还是非常亲近的好朋友。
谈起哥德尔,菲格尔回忆起和哥德尔一期长途步行走过维也纳的许多公园,欣赏过许多风景,以及在咖啡馆里一边品尝着美味香醇的咖啡一边讨论哲学、逻辑、数学和科学直到深夜。
而据说是哥德尔的指导教授汉恩最喜欢的学生孟格 也与哥德尔成为了好朋友,并且还邀请他参与自己成立的数学论坛,最后哥德尔非常高兴地成为了论坛文稿的编辑。
1962年,哥德尔在汉恩的介绍下加入了莫里茨• 石里克(Moritz Schlicklisten)的维也纳学圈每周的讨论会。
维也纳也是一个充满了各种知识学派的城市也成为了他的好朋友,尤其以哲学的派别最多,而维也纳学派是以逻辑实证主义为主流。
哥德尔一点都不迷恋这个学派的实证主义教条,教派的英雄维特根斯坦,以及被这个教派奉为圣经的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从论》【Tractatus, Tractatus Logic - Philosophicus 】。
哥德尔并不接受实证主义者的教条,认为哲学的起点与终点分别为语言分析和语言分析的极限,也不认同维特根斯坦发学说 认为传统哲学讨论的对象与物理科学相反,正是那些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他一点也不赞同《逻辑哲学从论》的著名结语:“对我们无法言说的东西,应该沉默的让它过去。”
这可由孟格的回忆录中一段关于他们两个参加维也纳学派的一次讨论后的文字证明:“今天我们比维特根斯坦学派更加维特根斯坦——我们都保持沉默。”
在维也纳学派的讨论中,哥德尔很少发言,仅以轻微的点头或者摇头来表达赞同或者反对。
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能参与讨论会议,人数大多在10-20人之间,常客包括石里克、卡尔纳普、哲学家亨普尔(Carl Gustav Hempel)、纽拉特(Otto Neurath)、魏斯曼(Friedrich  Waismann)和菲格尔,以及孟格、汉恩和哥德尔。

顺便提一提石里克好了。

石里克嘞,他曾经是普朗克的学生,他深深收到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影响,并发表了许多相关的论文及一般认识论的文章,他最具有影响力的作品是《知识的普遍性理论》(The General Theory of Knowledge).他思路清晰、沉静,说话轻柔,政治上和大多数朋友一样是自由派,但却不像他们常常把政治和科学和哲学混为一谈。

孟格并不知道石里克来自德国柏林,然而在一个宴会场合里,孟格问他是否真的来自柏林,他这样回答道:“很不幸,但这是真的。”

石里克极度崇拜知识界的巨擘,,不过就像孟格所说的,他“只对第一流的人物”。他的崇拜对象从爱因斯坦换成罗素,接下来又被更加伟大的维特根斯坦所取代。石里克希望借助维也纳学派,将在近几十年发展起来的物理、哲学和数学汇集起来。

石里克演讲的时候,用一只红几乎所听不到的平淡语调来发表演讲。他的特色就是精确的内容,而非热情的态度。银白色的头发配上高雅的背心,他总是给人严肃、端庄的印象。

维也纳学派在他的引领下以严肃且认真的态度,试图了解物理、哲学和数学在实际交替时的不寻常发展。BTW,实证主义仍然是主流,即使不是马赫所采取的未成熟形式正是这实证主义的强势,哥德尔后来写道,让学派的成员误以为爱因斯坦是盟友,并低估了透过把数学重构成符号的形式化系统以建立经验式的数学的困难度。爱因斯坦唤醒这些实证主义者,让他们看清他们无误解了他和他们的思想间真正的关系。紧接着,哥德尔发出了致命一击,瓦解了那些想要将数学重组成一种形式化符号理论的企图,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但是,石里克本人从未完全醒悟。1936年,54岁的石里克开始遭到精神状态不稳的前博士班的学生纳伯克(Hans Nelbock)的骚扰及威胁;纳伯克曾被同学波若维卡(Sylvia Borowicka)轻蔑地拒绝了他的求爱,据说啊这个波若维卡 相当心怡石里克教授,不过她的情意是否得到了响应这我就不知道了,除此之外,纳伯克找工作也到处碰壁,他也将此事归罪于石里克,因为石里克的抱怨让他必须接受心理治疗。课堂上,纳伯克 透过眼镜直瞪着讲台上温和的教授,下课后,恐吓电话的铃声就不断响起。石里克非常担心,他通知了警方也雇了保镖,但仍旧无济于事。1936年6月21日清晨,这个发狂的学生在哲学馆的楼梯上遇到了石里克,持自动手枪近距离开了四枪,结束了石里克的生命。

“你这个天杀的混蛋,现在你得到报应了!”据说他行凶后践踏石里克的尸体并大声咆哮,手里的枪还冒着烟。因为自杀和谋杀事件,维也纳学派的历史就此戛然而止。

啧啧啧,要我说啊,我对着石里克那张脸我是下不去手的,毕竟我是颜控嘛┐( ̄ヘ ̄)┌然后,那个自杀事件就是玻尔兹曼自杀qwq

4.莱布尼茨

依照哥德尔的观点啊,物理在几个世纪前就转错了方向,不应该追随心怀自然主义的牛顿,而应该追随德国的观念论者莱布尼茨的脚步。哥德尔对莱布尼茨的迷恋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为了追随莱布尼茨的脚步,哥德尔也构建了一个关于甚至存在性的本体证明论。后来,因为担心着这个无神论的时代被视为有神论者,他拒绝将他们发表,就暗搓搓地写在他的宝贝笔记本里。

关于哥德尔的上帝本体论,点这里

5.康德

哥德尔和爱因斯坦都在欧洲的古老城市长大,继承了伟大的奥德哲学传统,而这里的“哲学”两个字要做最宽广的解释。

撇开英德两家的成见不谈,罗素说他们有“德国人对于形上学的偏好”并不离谱。

因此,爱因斯坦和哥德尔都以康德的伟大成就为起点来开创他们的哲学

,也是在情理之中。在他们两个人的成就中都可以看见康德的影响。

爱因斯坦在青涩的16岁时,他就读了康德的巨著《纯粹理性批判》

(Critique of Reason),哥德尔也在他16岁时读了康德的书,在苏黎世理工学院读书的时候,还专门选了一门有关康德的课。不过他仍然轻蔑那种在德国尤其强烈的尊康德风气他说:“康德就像一条有许多里程碑的高速公路,然后小狗们上来了,在每个里程碑上撒尿。”

霍顿(Gerald Holton)说:“在普林斯顿的研究院里,(爱因斯坦)最喜欢和哥德尔讨论的话题就是康德。”

康德对牛顿印象深刻,他的《纯粹理性批判》中,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为了替牛顿和欧几里得(Euclid)提供哲学基础,他还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论点:“科学基本与严格的程度,等同其数学化的程度。”

6.冯·诺依曼

冯·诺依曼,被学生亲切地称为“外星人”的天才中的天才,在听了哥德尔关于不完备定理的演讲后,很快就推演出一致性的不可证明性。

他非常高兴的写信给哥德尔,说:“我很有兴趣知道你对此的看法……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把证明的细节寄给你。”当哥德尔告诉他第二定理的手稿已经寄给期刊编辑的时候,冯·诺依曼非常的失望。不过,首先指出一致性的不可证明性的是冯·诺依曼,他甚至还和哥德尔争论过这个事情。而哥德尔本人,有好几年的时间,都小心翼翼的避免贸然过早判定如下的问题:是否希尔伯特有可能发现一个一致性的证明,而哥德尔的第二不完备定理对这个证明不适用?

冯·诺依曼从一开始就很自信的认为,哥德尔担心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说起来,他一直都很遗憾自己不是第一个发现者,即使他是现代计算机之父,又是“Los Alamos ”原子弹计划的主要领导者。不过,他和哥德尔的友情也因此建立起来。

当哥德尔当众发表他的第二定理时,只有冯·诺依曼一个人马上掌握了这项发现的力道。他也参与了哥尼斯堡(Konigsberg ,现为Kaliningrad)会议,并且是主讲人之一,通过这次接触,他成为哥德尔一生的朋友和仰慕者。可是,冯·诺依曼一向是一个特例。哥德尔的报告对党常听到他的演讲的人,几乎没有任何影响——这些是数学基础与形式逻辑的佼佼者——以至于维也纳学派另外一位主要角色赖兴巴赫(Hans Reichenbach)在为《认知》(Erkenntnis)期刊所写的会议记录中,居然没有提到哥德尔。不过,数学界很快就改变了这一轻忽的态度,会议结束后,当哥德尔的论文已经送出并且准备发表的消息传开后,《认知》的编辑立刻邀请哥德尔为他即将出版的结果写一篇后记摘要以便登刊。

哥德尔首次访问高等研究所时,他很高兴参加冯·诺依曼所主持的量子力学研讨会。他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时,起初就是念的物理,且从那个那时起,就一直保持着高度兴趣。顺便我要提一下,对于哥德尔来说,“高度兴趣”的意思就是其能力相当于一般人当做专业的水平。

8.埃尔布朗

哥德尔是第一个仔细研究加函数并提出精确定义的人。他特意提到,年轻的法国数学家埃尔布朗(Jacques Herbrand)影响了他对这些函数的理解。
埃尔布朗筒子是从诺依曼大神那里听到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后,写信给他的。所以我说冯•诺依曼大神啊,你到底对不完备定理抱有多深的感情啊。
哥德尔仔细地回复了一封充满敬意的信,然后建议以后可以用法语来互相通信。
自从寄出信后,哥德尔就等啊等等啊等,然而他一直没有收到回信。终于有一天收到了回复。拆开一看发现是埃尔布朗的父亲写来的一封感人的信函,他父亲怀着悲痛的心情告诉哥德尔,他的儿子在攀登阿尔卑斯山的时候摔死了,因此无法回信给他。埃尔布朗去世时,年仅23岁

9.伯奈斯

伯奈斯(Paul Bernays)是希尔伯特的助理,本身也是一位杰出的逻辑学家,后来有与哥德尔有密切的来往,当时他对哥德尔证明的一些细节感到非常困惑,于是就向希尔伯特请求协助。希尔伯特一开始的反应就是非常生气,接下来就是一口拒绝。他成为第一个 提议实质上是“反哥德尔”的原则的人,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10.凡伯伦

1933年,凡伯伦参加了孟格的数学研讨会,他对哥德尔的印象非常深刻,也再次印证了他所听到的其他人对哥德尔的看法。

凡伯伦邀请年轻的逻辑学家哥德尔,在高等研究院成立1933—1934年来访。但哥德尔并不像凡伯伦一样是终身教授,而是24个当时所谓的“工作人员”中的一个(后来就改成了“暂时成员”)。凡伯伦以有机会参加冯·诺依曼的量子物理学专题讨论来吸引哥德尔,哥德尔响应说他对物理相当有兴趣,也非常乐意接受这样的机会。

凡伯伦还对哥德尔说,如果他来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将有机会和美国逻辑学家丘奇(Alonzo Church)一起做研究。
丘奇在凡伯伦的指导下完成了博士论文,并且发展出一套新的形式化逻辑系统,其中包括后来所谓的“λ演算”。
凡伯伦暗示,对于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是否适用于丘奇的逻辑系统,将会是很有趣的问题,而哥德尔也这么认为的。
访问高等研究所的第三个好处,哥德尔自认为是可以加强英文能力。
这样的提议实在是好的让人无法拒绝,因此第一次访问结束后 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的访问。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