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昭乐昭】茫然

大写加粗的OOC啊,受不了别怪我没提醒╮( ̄▽ ̄)╭
——————————————
张乐天自从送走了陈迟后就不在那么开朗了,用肥子眼镜的话来讲就是“感觉魂不守舍的”。
乌昭在得知陈迟逃出校园后并不着急找到他,他知道,只要陈迟还知道他是“猎枪”那他迟早会现身的,不为别的,难道他真的能够忍受张奇焱和谢梦语的死吗?乌昭戏谑地笑着,轻轻把玩着手里的一张照片,他手里还有一张牌,他不怕他逼不出那个逃走的猎物。
没有人可以躲过猎枪,你看,连张奇焱都死在猎枪的手下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张乐天躺在床上,出神地盯着床板,他忘不了小迟消失在雨幕中的背影,更忘不了他当时的表情。
他从来没有看过小迟露出那么负责的表情,有害怕,有担忧,有恐惧,但却坚定、自信。他说他会回来,带着真相回来,那么,张乐天就相信,小迟一定会这么做的。
正当张乐天准备继续躺尸的时候,肥子眼镜喊了一声:“张乐天!有人找你!”
“谁?”张乐天沙哑着嗓子回复。
暂时无人回应,但是张乐天听见有人朝他的床铺走来。
“是我。”
张乐天坐起身,发现是乌鸦社社长乌昭。
张乐天有些惊讶,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自从陈迟离开后,他就再也没见到乌昭,这一次他竟然主动来着自己这个低级社员。回过神来,乌昭正面无表情地站在他床边。
“张乐天,你愿意和我去一个地方吗?”
“去哪里?”张乐天仔细观察了一下乌昭,眼尖地发现对方并没有佩戴乌鸦社的袖章,脸也有些红肿。
乌昭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和陈迟有关。”
张乐天一听见陈迟两个字,连忙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整理衣服大脑一边开始飞快运转:之前社长不是说小迟是杀了张奇焱的凶手吗?找我谈和小迟有关的事是不是找到一点线索然后准备抓小迟?还是他根本没发现什么只是让我去提供线索?
直到跟着乌昭走出宿舍楼,张乐天还没有想清楚乌昭的动机,他抹了把脸,决定按兵不动,仔细留意乌昭,绝不能让他发现自己有什么漏洞。
一路上乌昭并没有说什么,张乐天也不吱声,两人左拐右拐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超市。
张乐天现在是一头雾水,乌昭这是怎么了,没事拉着自己来超市干什么?
乌昭似乎能感应到张乐天的心理,勾起唇角:“我们坐下来谈一谈吧。”
谈?谈什么?
张乐天愣愣地坐下,看着乌昭走进超市很快又拎着两罐可乐走出来。
乌昭坐下,把其中一罐的锡环拉开递给坐在对面的张乐天。
“张乐天,”乌昭首先开口,“我知道你和陈迟关系很好,他杀了张奇焱你一定不敢相信吧。”
“对啊,”张乐天灌了一大口可乐,“小迟不可能杀了张奇焱的,他之前只是受了那个猎枪的蛊惑才动了杀意的,现在他好不容易走出阴影怎么可能再动手!”
“我一开始说陈迟是杀了张奇焱的凶手也是基于现场我的目击,这几天我仔细想想,觉得凶手可能另有他人,但是,”乌昭十指交叉垫在下巴下面,不紧不慢地说,“这一切目前都只是猜想,要想证明凶手,也就是猎物是不是陈迟,我需要当面核实。”
“社长你要找到小迟?”张乐天有些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乌昭,对方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直视着坐在对面的张乐天。
张乐天咽了口口水,妈的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张乐天越想越茫然,他猜不透乌昭到底是出于何种原因找他出来,并告诉他他要找到小迟。
张乐天竟然迷迷糊糊地想起了那次入社审核,当初乌昭扮演者混入黑鸦中的红鸦,沉静内敛地一步步引导着黑鸦走入歧途,好在小迟最后及时出手拯救了黑鸦。张乐天看着乌昭的动作神态,突然觉得他现在就像是当初扮演的红鸦,想要找到那只关键的黑鸦,也就是小迟。那么自己在这场游戏中扮演什么角色?红鸦的助手还是黑鸦亦或者只是一枚普通的棋子?
张乐天大脑混乱,他猛灌一大口可乐,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理一理思路。
乌昭看着张乐天的动作,心下了然,他开始有些迷茫了。
张乐天是关键的一步,只要张乐天还在自己的手里,陈迟就不会坐视不管,他现在一定在某个地方藏着,准备着在黄金时机跳出来说出真相。乌昭不会允许这么做的,他要抢在陈迟之前完成一切的布局,等着猎物闯进猎枪的射程。
张乐天,他是一定要争取到的。
“以后我能叫你乐天吗?”乌昭没来由地说了一句。
“啊?”张乐天还没反应过来,乌昭眼睛就像一潭沉水,没有任何的波澜,等反应过来,张乐天才说,“好啊。”
乐天这个称呼,上一次还是被史娜莎叫的,说起来两个人分手时间也不短了,突然被人要求叫“乐天”,他一时还没适应。
“乐天,你知道的,只要陈迟一天没有现身,那么其他乌鸦就会相信他就是杀死张奇焱的凶手,你作为陈迟的好朋友,愿意在真相不明的情况下接受这个设定吗?”
“不,”张乐天捏了捏易拉罐,“我相信小迟!”
“开始大家只相信真相。”乌昭不动声色。
“那就找到真相!”易拉罐被捏住的部分开始下凹。
乌昭抿了抿唇,张乐天是跑不掉了。
“那么就从寻找陈迟开始吧,你说对吗,乐天?”
张乐天没有立刻回答,他总觉得乌昭是另有企图但是他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迷茫,是张乐天现在的状态。他不敢轻易地答应乌昭,他要保护小迟,最起码在小迟安全之前。
可是,乌昭究竟在想什么,张乐天始终都不知道。
他松开手,深呼吸,决定不动声色地待在乌昭身边看看他究竟在计划着什么。
谈话结束后,二人各怀心事地分开。
——————————————
懒癌晚期的我居然写出来了qwq
我知道这篇很烂啦,大概讲的就是乌昭想要找到小迟,然后他觉得手中的牌是张乐天,只要有张乐天在,小迟就会有所顾忌ORZ
Z其实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QAQ
题目想不出来啊啊啊,然后,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写出来的感觉╮( ̄▽ ̄)╭
希望会有个下篇吧_(┐「ε:)_
另外,求大家不要大意的分一点欧气吧qwq 超级想肝爷爷姥爷一期尼的,54也想快一点肝完_(┐「ε:)_

评论 ( 2 )
热度 ( 5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