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狮豆腐斯基

左手力,右手电,手心迎着磁感线
故事的结尾,机械师爱上谁
为了我爱的那个人,努力走在学习的大道上
疯狂补球赛
数独上瘾
懒癌晚期
DFB
门兴
拜仁
最近沉迷Riz Ahmed

【放飞自我】大概是玻海

玻尔去世了。
海森堡知道消息后把自己锁在书房里。
他没有点灯,燃烧着的壁炉是整个书房里唯一的亮源。
他静静地站在壁炉旁出神地望着不断窜动的火苗,竟感觉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
1941年,他也是这样站在昏暗的书房里,给自己的未来下了判决,他选择去找玻尔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他们处在不同的阵营,他太熟悉玻尔的性格了,他甚至能预料到玻尔听到他要为德国制作原子弹后的反应。
玻尔先皱眉,错愕地看着他,看着不再是那个在哥廷根与他散步的小青年,不可思议地问:“你说什么?”他是那么温和的人,那一天,他们却吵了一架,当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玻尔时,海森堡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海森堡怀念以前和玻尔一起滑雪,一起推演,一起喝茶,一起散步甚至是那个不经意间的轻轻的吻。
海森堡还记得哪一天,玻尔的温软的唇覆上了他的唇,只是轻轻的一下,很快就分开了,快到让海森堡不禁怀疑刚刚是不是他的错觉,但是那是真实的吻。海森堡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唇,不再是少年时的水润,但他的记忆深处仍旧珍藏着玻尔的唇的触感。
海森堡打开书桌最底层的抽屉,从最深处取出一只密封的小箱子,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它,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想捧着一件珍宝一样地取出一张照片。
接着明明灭灭的火光,他看到了照片上的两个人。
是玻尔与海森堡。
那时的他们还年轻,还没有卷入残酷的战争。
他们互相注视着彼此,玻尔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嘴角噙着一抹笑容,那时的他们,海森堡抿着薄唇歪着头微笑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玻尔。
可现在,玻尔已经去世,而他们的感情也在也会不对从前那么亲密了。
他们还是朋友,但他们不再是亲密无间的知己。
海森堡有些失神地看着照片,用手摩挲着照片上的玻尔,他松开了手。
照片像是一片落叶般飘然飞入火海,照片开始燃烧。
照片慢慢变小,最终变成一小堆灰烬。
——————————
瞎写一通,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民主

评论 ( 10 )
热度 ( 25 )

© 攻城狮豆腐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